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九十三章 大象无形
    女人的声音像是被大雁群抛弃的孤雁低嘶,可悲又可怜,半晌不见来人,她许是喊累了,悲悯惨笑,血泪纵横。

    “所有人都抛弃我,连你也抛弃我!”忽而,半空中的女人愤懑起来,断臂在半空中狂甩,仿若一只被主人扯断了肢体的可怖娃娃,她长啸一声,“噬灵阵起!恩施半祀!即便是死,我也要你们跟着我一起死!”

    话音未落,几束乌色的光亮从女人身上射出,红坟眼见其中一束飞快地钻进了身旁少年的脑门里,刹时少年两眼幽邃,身体像是被谁扯住了提拉绳,朝着诡谲的女人走去。

    “赵亚力!?”红坟拉住少年,却被少年狠狠甩开。“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眼疾手快掏出黄符念出宁心决,往少年额上一贴,谁知黄符竟生生被玄色火苗燃烧殆尽,滚烫的黑火灼烧到了红坟的指尖,留下乌色的疤痕。

    ‘怎么会……’万怨之祖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不死心再次念叨“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随即又被黑色的火焰灼到了手,“赵亚力你醒醒!”她探身上前,一把揽住少年的肩头,却被面无表情形同走尸的少年人一把推了开来,蛮力之大,万怨之祖所不能及。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我知你修为极高,杀我易如反掌,可噬灵阵乃上古祭祀之法,虽戾邪异常被视为禁术,可它遵从交换法则,亦是天道循环!但凡与我以灵换情祀主渴求之人,皆会被我掌控,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血月之下,那抹断臂身影看起来暴戾至极。

    也仅仅只是半个钟头,越来越多的人正往小兴广场而来。

    “蔡妈,你先回……”少年大汗淋漓地从舞蹈室里出来,刚想叮嘱保姆早些回去,谁想脑袋骤然疼了起来,随即他眼睛一沉,扒拉下脑袋,无意识地往大门口走去。

    “行,擦完桌子我这就回去了。”保姆正擦着桌子,回头瞄了一样少年“泽也,这么晚了还出去吗?”她一边解着围裙,一边急匆匆拦住了少年的去路,谁知下一秒始料未及,被少年力大如牛的力量推攘到了茶几边,若不是一股神奇的力量托住她的后脑,怕是会出人命。

    “喂,小鬼头,你怎么了?”一直隐匿在少年脖子吊坠上的阿祈施法让蔡妈睡了过去,随后化为人形拉住了少年,竟未想他此时蛮力之大,连他这个上古巨龙都无法撼动半分;“这是……被控制了?谁人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阿祈费力掰开少年的眼睛,当中乌黑一片,无奈,阿祈只得跟着明泽也一路前行,为防止他引起路人轰动,把他化形成了普通的甲乙丙。

    小兴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照着这样的阵仗发展下去,必得惊动旁人,红坟一把掏出所有的符咒扔向了半空,它们如同有生命一样,各自散开,围绕着小兴广场凝成一道结界。

    修灵人的招式对此番阵法毫无作用,黄符已经用完了,红坟只得咬破右手拇指,在左手内壁划出一道潦草的符印,遂听她大吼一声“大象无形——!”

    只听“嘭——”地一声,万怨之祖忍受着召唤之灵从手臂内爬出的蚀骨之痛,半蹲下身子喘息,随后,一影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的身后,青面獠牙,血盆大口,虎头之上缀着第三只眼睛,穷奇嘶吼,山摇地动,随后它扑棱翅膀,庞大的身躯冲向了半空中的断臂女人。

    女人见巨兽直直冲向自己,施法将赵亚力的躯体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谁知那巨大的冲击力忽而化作影响,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而来,控制赵亚力的那一根噬灵锁断了开来。

    “什么?!”这是什么能力?竟能剪断噬灵阵的术法?女人眼看着少年脱离了掌控掉了下去。

    “浮!”红坟费力地接住了赵亚力,将右手鲜血吐沫在他的额头,只见红光闪过,他完好无损地缓缓睁开眼睛“红坟……”

    “你没……事吧?”万怨之祖定睛少年恢复如初的瞳孔,勉强一笑,体内的降怨咒因为她动用本术的缘由正肆虐而起,迸发在每一处血肉里,疼得她难以自持身形。

    “你怎么了?”少年很快觉察到少女的颤栗的身体,立即起身扶住了她,解释道“刚刚我一直听到关盈盈在叫我,然后就没有记忆了。”

    “你身陷在上古祭坛中。”红坟咬着牙凝视高空中俨然已经暴走的楚凝屿,“她为什么会知道这种阵法,又是谁教她冒充我的……”

    赵亚力蹙眉“抱歉,我实在……”少年有些自责自己只能调查出其一,却无法查出其二。

    红坟苦笑起来“若没有你,我早就烟消云散了,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把你拉进这场漩涡里来。”红坟咬咬牙,起身,再次用血在左臂之中画出符咒,低呵一声“大象无形!”

    又是一只穷奇幻影应召而来,化作一团玄色巨兽冲向了半空中的女人,如同往复救助赵亚力一般,一名被楚凝屿控制的无辜者与祭坛断开了那条无形的锁链,红坟眼疾手快接住无辜者。

    “唔——!”体内的降怨令愈发肆虐,难耐动用本术的巨大反噬,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万怨之祖口中涌出。

    “喂!”赵亚力赶忙上前拥住身形瘫软的红坟,“什么情况啊你,怎么施个法术身体虚成这样?”

    “说来……话长……”万怨之祖喘着粗气说。

    未等二人反应过来,断臂的楚凝屿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人。

    “好徒儿,看来师父没有白疼你啊~”秃头的中年人来到诡谲女人的身边。

    楚凝屿一惊,眼神中多了些许憧憬“师父!您来救我了?”

    “徒儿缪言啦,此番能发动噬灵阵,乃是徒儿学会了自救之法。”男人装模作样揉了揉女人湿漉漉的头发“待吸食完这群人的灵识,徒儿重生之日不远矣!”

    女人欣欣然一笑,神情竟有些天真烂漫“好!待我吸食完他们,便永生陪在师父身边!”

    秃头的中年人脸上阴郁奸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