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一百零一章 莫名其妙的一夜
    接下来,红坟果然安静乖巧了很多,放下了一切的戒备,任由少年领着她来到浴室里,温热的毛巾掠过脑门,她朝少年扬起憨笑,尽管看不见,她依旧朝着心里猜测的少年方向露出瓠犀皓齿。

    明泽也透过镜子瞅了眼少女一脸憨傻的模样,失笑摇了摇头,“来,把手伸出来。”这保姆的活儿,明泽也算是做得彻底。

    “喏~”少女乐呵呵地递交出自己布满干涸泥泞的手。

    “奇怪,你那个小发簪哪里变出来的?这会儿怎么又没了?”明泽也一边帮红坟擦拭泥印,一边好奇地问道。

    “秘密!”红坟撅起嘴,做了个嘘的表情。

    ‘真没想到她还有这一面……’挑了挑眉,追问无趣,擦完手,洁癖症发作的少年看不下去少女结饼的长发,遂发令“趴下,洗头。”

    红坟二话不说乖乖趴下身子,将脑袋递了出去,颇像菜市口等待刽子手执行斩杀的囚犯。

    忙活完,让少女正立在镜子前,高出她一个头的少年用毛巾蹂躏起她湿漉漉的脑袋,直到被虐者喉发出丝丝抗议他才插上电吹风。

    当“呜呜呜”的热风袭来时,原本乖巧的红坟扭捏起来,她有些抗拒电吹风发出的声音,太吵了,脑壳疼;万怨之祖有一些动物的习性,比如受不了嘈杂的声音。明泽也可没那么好的耐心,嗓子一沉吆了句站好,前者乖乖重新站起了军姿。

    “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拿睡衣。”

    听到少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红坟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悄咪咪地来到了之前洗头的地方,她记住了那好闻的牛奶味洗发露,二话不说摸索着打开瓶盖“吨吨吨”地给自己全灌了进去。

    待少年捧着平日里换洗的睡衣回来时,刚巧瞅见一脸满足的人儿接连打了几个饱嗝,嘴里接二连三冒出七彩泡泡,再定睛一瞅,她手中竟握着瓶空空如也的洗发露。

    “吐出来——!”

    一语高亢划破天际,惊起屋外树木上归歇的鸟儿无数。

    待明泽也黑着脸粗暴地牵着换好衣服的红坟出来时,茶几上的粥已经凉了,他再三叮嘱红坟呆在沙发上,若是敢乱动一定把她赶出去,得到前者郑重发誓后才悻悻跑去二楼热粥;他端着粥来到大厅时,红坟已经两眼打架意识开始模糊了,她努力驱赶瞌睡虫,像只极力保持清醒等待主人回来的小狗。

    少年轻叹一声,摇摇头,刚想回头给她捧被褥,迈出阶梯的一瞬间就被自己这莫名的圣母心吓了一大跳,什么情况?从开始把这货从花园里捡回来到现在为止,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一条龙服务?这货明明当初向自己保证活过三天就给他当牛做马来着,怎么此时此刻本末倒置得如此彻底?‘凭什么?凭什么每次都是老子给她当保姆?’

    “喂,你给小爷醒醒!”明泽也才不会怜香惜玉,他用力推攘红坟。

    前者在少年的暴政下恍然一怔,木讷地朝着看不见的半空笑了起来。

    ‘笑得这么痴汉,活该你前男友跑没影!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明泽也啧吧一声,心中如是想着,他放下手里的粥,冷冷开口“今晚你就在这里睡,晚安。”

    刚转过身,某位大明星的手就被一只爪子拉住,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初五。”

    这声呼唤,不知怎地,直捣少年内心深处,重重敲击在他的心鼓上。

    唯听红坟郑重其事地再次开口“晚安。”

    她说,初五,晚安。

    这一声最平常不过的礼貌用语,在明泽也听来却有种告别的仪式感,这丫头上回也是这样,三天,只是个时间词,可留下的纸条读起来却有种生离死别的凝重,最最平常的事,到了她口中重新复述的时候,便会染上某种不知名的沉重,明泽也不喜欢这种感觉。

    ‘麻烦!’少年腹诽一声,揪着红坟的衣领,将她强行拎了起来,“我想过了,你还是跟我一起睡吧。”

    “诶?”少女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

    “该做的不该做的小爷我都为你做了,回头你要是被我的粉丝祭天,你别怪她们,你一点都不冤!”边碎碎念,边将红坟拎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少年的卧室非常宽敞,甚至比一般的双人住屋还要大,也同样有沙发茶几,他将红坟丢在卧室的沙发上,随后命令道“老实点儿睡觉。”‘不准半夜对我动手动脚’这句话少年咽了下去,毕竟眼前的少女是个瞎子,想要动手动脚,得先看得见才行。

    说罢,少年径自去洗漱,半道儿洁癖症再次发作,又一次强制性地拎着红坟到二楼卫生间跟着自己一道儿刷牙漱口,愣是教了少女半天才算完,最后满意地回到卧室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某位大明星生平第一次沾枕秒睡。

    翌日。

    明泽也的生物钟是常年早睡早起培养起来的,发育阶段的人最忌熬夜,他一直都步行在最好的成长轨迹里,与那些同值青春年少却陋习无数的少年人可谓天壤之别,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起床气吧,毕竟血糖低的人,脾气都不怎么好;于是乎当他感受到鬼压床般的窒息感时,直接省略了半懵状态,瞬间清醒。

    ‘为什么这货会压在我胸口上……’一大早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某红姓少女半跪着身体在床下,脑袋扒拉在少年的胸口。

    又是一声高八度长啸从别墅传出,屋顶上停留的鸟儿扑棱翅膀飞向遥远的地平线。

    “你是不是想谋杀我?嗯?你到底存的什么心?昨晚我怎么跟你说的?来来来,你重复一遍我听听?”少年顶着一脑袋鸡窝头,全无形象地训斥始作俑者。

    怂兮兮的少女揉了揉脑袋上的包,怯怯道“老实点睡觉……”

    “你老实了吗?”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前者摇摇头,低下头嘟囔“对不起,初五……”

    太过真诚的道歉,竟让明泽也一时没了脾气,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且不说自己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红坟这样瞎着,智商还化整为零……思及于此,某位大明星眉头拧成了个蝴蝶结

    202092142240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