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一百零二章 奶油泡芙
    刷牙时,少女依旧情绪低落,明泽也瞅着她不说话,突然反思起自己先前的态度,想让他道歉是不可能的,他又没有错,看样子只得换个方式逗逗她,于是他自顾自讲起了笑话“从前有个病人一边吊着点滴,一边大笑,护士问她为什么笑,你猜那病人怎么回答的?”

    少年胳膊肘撞了撞红坟,前者一嘴泡沫思绪了会儿,照例摇摇头。

    “真够笨的,听着,那病人是这么回答的——”明泽也装腔“我,我笑点滴啊!(笑点低)啊哈哈哈哈哈哈!”语毕,红坟未曾有半点波动,甚至不太理解,而讲笑话的人倒是被自己逗愣得前胸贴后背。

    待明泽也恢复好情绪,擦了擦眼角飙出的湿润,瞅着镜子中的少女依旧苦大仇深的表情,怏怏收敛笑意,不耐烦地说“喂,一大早闷葫芦似的,你在跟我赌气?”

    闻言,少女鼓了鼓腮帮,“没有。”

    ‘明明就有好不好!你这表情完全出卖了你!’明泽也眉头一抽,抿了口漱口水,咕噜两下吐掉之后,心下懒得管你四个大字便径直离开了卫生间,留盲人红坟一个人在里边。

    少女慢慢摸索着墙壁磕磕碰碰出来,一时间四周静谧出奇,她寻不得任何方向,慌张唤了声“初五?”

    没有人应答。

    “初五——!?”心中焦急万分,正当她继续开口时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动静。

    “我回屋研究剧本了,饭点不用叫我。”

    开门关门的声音过后,红坟闻到了浓郁的奶香味。

    “吃吧。”少年温润的声线响起。

    一盒奶油泡芙被递到了红坟的手里。

    “咕——”天知道红坟的肚子已经瘪到背了,她顾不得道谢,急切得拆解包装盒,却差点将泡芙洒落在地,少年眼疾手快,接住泡芙,嘴里碎念一句“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随后领着红坟坐到了沙发上。

    “张嘴。”少年撕开一小块泡芙,命令道。

    红坟吸了吸口水,乖巧懂事地张开了嘴,蓬松焦香的脆皮包裹着奶油,入口时晕开了一波又一波美味的信号,迫不及待地抿唇享受,却忘了递送泡芙的手,将其一并纳入了口中。

    柔软的嘴唇掠过少年的指腹,他触电似的将手缩了回去,尾羽般长睫扑扇两下,难掩心中徒增的异样,他努力平复情绪,在少女单纯渴求食物的神情下,再次小心翼翼喂她。

    “真好吃!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这东西,吃一辈子都不会腻的吧,红坟由衷称赞道。

    ‘莉莉屋的招牌甜点,能不好吃嘛!’少年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冷嗤一声“这世界上好吃的东西多了。”

    红坟听不出少年言中的揶揄,脸上绽放出了憨憨的笑容。

    ‘终于笑了……’明泽也心口的大石头可算是放下了,尽管他不知道这块石头是何时压在心上的。

    蔡妈有些纳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儿一大早刷卡进屋差点被这一地狼藉吓得报警,那些平日里被明泽也宝贝成什么样儿旁人一下碰不得的手办七零八落散落在地,而其主人破天荒平静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淡定地从冰箱里拿出甜点回卧室,并叮嘱自己别打扰他……这小祖宗是不是脑抽了?

    这栋别墅的主人可不管别人怎么想他,径直在自个儿卧室里来回徘徊,手里捧着平板,平板页面上并非平日里的微博新闻,或是打榜讯息,而是一连串关于失明病症的诱因,而他始终查不到类似红坟那般眼白泛灰的症状。

    “头抬起来。”少年有模有样学着视频里介绍的在家检查眼疾的方法将红坟脑袋抬了起来,利用手机电筒照射出光源,结果令人头大——病患感受不到一丝丝的光亮,瞳孔毫无收缩迹象。

    ‘连光源都感觉不到……真是瞎得彻底……’明泽也的叹息声传进红坟的耳中,她歉疚道“让你费心了,初五……”

    少年窝进沙发里,双手抱肩,视线落进红坟无神的瞳孔里,思绪辗转万千,脑袋里下起了一场名为疑问的流星雨,流星拖着长长的星尾,划过原本静宁的夜空。

    “红坟?”少年忽然严肃唤她。

    “嗯?”少女舒眉应答。

    ‘你为什么会在我家花园里?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伤的?还有……你为什么失踪了那么久?’太多的问题堆积在唇齿间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在娱乐圈这些年,明泽也学会了不苛求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很多事情他一开始总想弄个明白,后来才知道,明白了也没有用,并不会对最后的结果有任何影响,反而落得个糟心的过程,那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就像他年少时明明知道白琛看向他的目光过于炙热,却一再装傻充愣,也正是这样的装傻,才让他们安然无事并肩走过两年,是了,只要他装作什么都不懂,只要他不闻不问,生活就会像白纸一样纯净。

    “我下午得去工作。”本想叮嘱她好好呆在房间里,可又想起蔡妈这位潜伏在他身边的刘雅梅间谍,肯定会来打扫他的房间,万般无奈之下话在嘴里拐了个弯,“你……跟我一起去……”语毕,明泽也揉了揉太阳穴。

    “会影响你工作吗?”红坟脱口问。

    ‘会,当然会!可我有招吗?’“你听我的就行了。”明泽也不耐烦地回答她。

    “那我可以在你身边陪着你吗?”唇角咧开真挚的笑容。

    少年扶额“当然——”见少女满脸希冀,毫不犹豫扑灭“不行!”

    “那离你远一点呢?”不死心地又问。

    “不行。”照旧冷冷否决。

    红坟咬唇“那我……”说好一起,这算哪门子一起?

    见不得她一脸委屈,明泽也不耐烦“到了再说!”

    午后,保姆蔡妈一般都会在花园里修整花卉,正好挡住了出门的路线,少年只得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了她,比如外头的泳池已经许多天没换水之类的,需要彻底洗刷,于是乎在蔡妈纠结的眼神里,某位明星在心中比了个大大的v字。

    20209214220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