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七十六章 再探小兴广场
    满揣心思下楼时,少年碰到了刚从图书馆出来的陈善浓。

    他们的视线交汇在半空,短发女孩儿率先撇开目光,低下头装作眼前什么都没有与之擦身而过。

    赵亚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已如以往,拦住了女孩儿的去路。

    “你说过,月休的时候不会碰我。”女孩儿捧着书,浑身战栗,声线抖动着抗拒。

    赵亚力望着眼前惊弓一般的女孩儿,竟一时有些恍惚,“对不起。”他的声音裹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内疚。

    这份内疚,来自于对待关盈盈失踪不得不袖手的旁观,也来自自己强扭这份瓜以来所作所为的自白。

    其实放手这件事,也是刚刚才做的决定,在认识到自己并不是无所不能的时候,赵亚力被打败了。

    少年松开了女孩儿,并绅士地为她隔离出安距离。

    陈善浓不知赵亚力又在玩什么花样,她余光掠过少年失意的脸,不多想呆,继而迈开步子时,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如果可以,别那么快跟那个明星在一起。”

    女孩儿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我放过你了,意思是你可以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了……”太过绵长的叹息,好似出自另一个人的口中,而不是这个曾在女孩儿身上实施暴行的丑恶嘴脸。

    “你,你说什么?”陈善浓讶异,回过头,凝视少年清冷而无神的目光,他那份得天独厚的桀骜此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说,我放过你了……”少年咬着牙“陈善浓,我放过你了……”

    为什么能在这个暴徒脸上看到难过?大概他早就深谙玩弄的套路,陈善浓不予置信地冷讽道“赵亚力,这又是什么新游戏?变着花样的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板寸少年蹙眉凝视陈善浓脸上的表情,他忽而看懂了什么,随即自嘲地干笑两声,失魂落魄转过身。

    ‘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就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落在他的肩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管他呢,他怎样又与她何干?他就算死了,自己也只会是在他坟头高歌的人。

    拐角处的少年,视线随着陈善浓从教学楼到宿舍楼,他听王艳说,她已经离开了她们的宿舍,搬去了四楼,四中的女生们之间里流传着一个传说,六年前,在过道上,一个女孩儿因为忍受不了校园暴力而自杀了,她的尸体挂在四楼热水间外好几天才有人发现,身上长满了蛆虫,死相可怖至极。

    ……

    “原来你怕鬼啊!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

    “我……我才不怕,鬼什么……的,都是假的!”

    “有本事跟我去鬼屋。”

    “去就去!谁怕谁!”

    ……

    还记得那年开学,有个女孩儿跌跌撞撞,闯进了他的视野,她说她喜欢他,还说她并不怕他,问他要不要试着交往几天;少年觉得幼稚,便一再冷言冷语待她,可最后还是被她狗皮膏药一样的精神感动,尝试着开始交往,有一天,他给她讲鬼故事,她在一旁怕得瑟瑟发抖,他笑她老鼠胆子,她倔强否认,直到假期二人去了鬼屋,女孩儿被吓得程抱着他不敢撒手的那一刻,他再也没能控制住那颗想要保护她的心。

    那时候,她为了抵达他的身边,愿意走进鬼屋。

    后来,她为了逃离他的身边,宁愿住进鬼屋。

    赵亚力是个不怎么会表达情感的人,从自己有记忆的时候开始,父母每天都不着家,明明彼此早就貌合神离,却一再扮演模范夫妻,他就是在这样一个虚伪的氛围里成长起来的,嘘寒问暖是假的,离开了众人的目光,他便再得不到母亲的亲吻,环境优越是真的,父亲给了他最好的生活,可也从没给过陪伴,没有人告诉他接纳是什么,也没有人告诉他怎么处理喜欢与背叛,所以一开始与陈善浓刚交往的时候,他把自己能想象到所有的美好都给了她,笨拙地连真心都一道递了出去。

    得知陈善浓当初接近自己只是为了给韩英2班的霸凌者找后台的时候,他第一次知道,心脏这么个器官,原来是会疼的,那么深切的疼,他本该明白欺骗是常态,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可他还是作茧自缚了,于是他只能把暴怒发泄在陈善浓身上,谁让她一开始就背叛了他?

    看到陈善浓痛苦,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难过。

    烟头的高温在她的脖子上烫出了结痂,就像当初自己得知真相时按在手臂上那般,痛却解恨。

    “力哥,力哥?”

    手下的人推了推倚靠在圆柱上抽着烟陷入思绪的板寸少年,他的周围烟雾缭绕,脚底下一圈烟头。

    “说。”少年声音低哑。

    “是这样的力哥,我们问了几个关盈盈的同班同学,她失踪的那天,是她们班一个叫刘莹的女生把她喊出去的……”来者音量逐渐减少。

    少年抬起眼帘,示意他继续。

    “女生们之间有个人口相传的故事,说是请什么什么仙的,就能得到心上人的关注什么的……刘莹说关盈盈那天应该是去那个仪式了。”

    闻言,赵亚力吐出一圈浓雾,随即掐断了手中的烟,“仪式在哪举行的?”

    “哦,她告诉我说是在六环外头的一处叫“小兴广场”的拆迁地。”

    手下人办事也算是规整,赵亚力拍了拍来者的肩,道了句干得不错,便离开了学校。

    校门外,停驻着一辆商务宾利,待板寸少年坐到了副驾驶后边,等待多时的司机恭敬地问道“少爷,咱们去哪?”

    “六环,拆迁地。”少年瞅了眼车窗外乌压压的天气,心下只道这个城市像是现代化工业文明所有糟粕砌成的围墙,外面的人挤破脑袋想要进来,里面的人也早已泯然于盲目纷乱的现代文化里。

    待车辆开上城市高速,司机突然开口“少爷,夫人特定叮嘱这周让您回去吃饭。”

    “不吃。”少年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夫人已经很久没有回国了,这次是专门回来看您的。”司机已经在赵家工作多年,算是看着赵亚力长大的。

    “没听清楚我刚刚的话?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少年面露不耐烦,盯着后视镜。

    “唉……”司机接收到后视镜里少年的凶神恶煞,只得叹息一声,这一家子,个个神通广大,却根本无法拼凑成一个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