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三章 邋遢的她
    一张打着马赛克的照片首先映入眼帘,报道称这位网红遗书中有写到“我真的好累好累,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活的真不对,活的假也不对,在你们眼里,我连口红型号没说对都罪不可赦。有些东西,一旦伸进一只脚,就会坠落进深渊,躲不掉的……我试过了,不论用何种方法……现在,轮到最后一种了。”

    娱乐圈是一张附着粘液的大网,涉足它很难,但只要一踏进来,就怎么也抽不开身,若是想,便要生生撕去一层皮,那还是有影响力的人,若是一些小角儿,便是怎么也上不去,更别提怎么下了;这是驶向名利尽头的豪华列车,只有头等舱的人能率先拿走所有美丽风景,接下来的贫瘠由虾兵蟹将分摊。

    这位小网红大抵同很多女星一样都梦寐以求得到头等舱的眷顾,只是她不曾料到,自己是死后才进入到这位头等舱的眼中,明泽也不动声色微微叹息,可悲的人各有各的悲哀,他破天荒地在搜索栏里搜索此事。

    百度结果出来了,“楚凝屿……”‘很好听的名字。’配上笑颜如花的元气艺术照,本该是活力四射的感触,大抵是心理作用,明泽也怎么看怎么觉得照片上女人的笑脸阴森可怖,他匆匆关掉了界面。

    车上安装了高档的音响系统,此间传来稚嫩淳润的歌喉,少年闭起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歇在湖边兰铃上的蝴蝶;年幼时进军娱乐圈,他以动人嗓音名冠同届,更是一路好运连连,凭借姣好面容被公司签下,首先是唱跳歌手的身份,后来是小荧幕,最后是大银幕,直到如今雨露均沾且每一页都是巅峰。

    “真怀念你还没变声时候的嗓音,软萌软萌的。”刘雅梅是看着明泽也长大的,某种时候她眼里的他几乎弥补了自己没有结婚生子的遗憾。

    “无聊。”美丽少年冷冷瞄了一眼刘雅梅,随即转过身继续闭目养神。

    被命运的眷顾的人,似乎不需要跋涉,只需要抬首,挑眉,苦笑,流泪,就能完成他人声嘶力竭,鲜血淋漓换来的掌声;优雅从容地完成每一处导演的任务是明泽也的日常,很多事情对他来说已经轻车熟路,他并不是那种体验派演员,反倒是属于技巧一类,偏向方法派;比如说,他近日来的冷淡,镜头前镜头后都维持在了同一种精神状态上,便是他惯用的入戏技巧。

    “咔!很好,就是我要感觉,尤其是你抬起眼帘时的无力感,介乎苦情与绝望之间!”导演起身为美丽少年喝彩。

    前者错开女演员的脸,腼腆又谦虚地鞠躬“谢谢导演,还需要努力。”

    “前途无可估量啊!”导演心叹后生可畏,这般有实力又这般谦虚的小鲜肉还当真不多见。

    结束了白天行程的大明星显得有些心力交瘁,回到房车喝了杯鲜榨果汁稍作休息,想起入夜还得去录个综艺,机械的面部表情顿时卡壳,少有地露出了一抹少年人该有的不耐烦模样,但随即便被车外的一阵嘈杂惊回原有的沉稳。

    连出去问问什么事都要自己来,近期还不能找新助理来奴役,某大咖觉得自己的命当真苦不堪言,他黑着脸悻悻打开车门,瞬间被一只软绵绵的黑色不明物撞了个满怀,不堪负重朝后倒去。

    “ci……”操字的前半部分读音还在嘴里喊着,某人想起这里是剧组,该有的儒糯模样哪怕摔个狗吃屎也得揣着,舌头急急拐了个弯“是谁!”

    挪开脸上温热的物体,定睛一瞅,是只黑色的大猫,它正炸毛怒目圆睁,颇有种将美丽少年吞入腹中的气势,于是乎,人与猫,两双大眼睛相互张望着彼此,比试谁的眼睛更好看,当黑猫因恼羞成怒比不过这个人类的时候,爪子开始奋力在空中抓挠,猫的前肢拥有伸缩的能力,首先遭殃的是少年高挺的鼻梁,一道红印子在白皙的肌肤上绽开来。

    “!嘶——”少年疼得一个激灵,将黑猫丢了出去,捂住鼻子,狠狠瞪着这只暴怒的小东西。

    前者轻敲落地,它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这个眼睛比它还要像宝石的人类,后退着力,打算一跃而上,破坏掉眼前人的美貌。

    “我警告你别过来啊!”明泽也胡乱从房车里掏出个养生槌,瞅了眼自己都觉得辣眼睛,但作为武器还是有点用的。

    一人一猫,对峙着,好在没有旁人经过,大家都知道明泽也在钻研剧本的时候喜欢安静,除了那些恬不知耻的小明星不知这不成文的规定外,大多数时候他都能独自度过在房车内的时光,只是此时,不速之客从以往的人变成了动物。

    黑猫一跃而起,尖锐的爪子直指美丽男孩儿的脑门,空中时,杀心顿起,明泽也没能瞅见这只莫名其妙炸毛的猫儿眼中一闪而过的阴冷。

    秀才遇到兵,如同少年遇见猫,见那黑色物体即将自由落体到他身上,明泽也怂了,所以说他讨厌动物,真的讨厌,养生槌紧握在手也阻挡不住他做人先遮脸的怂劲。

    “真象幻象皆庄严,破!”随着一声中二度爆表的女声响起,明泽也透过指缝瞅见了一束红光稍纵即逝,紧接而来的猫儿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

    “什么鬼……”讷讷放下双手的美丽少年,被眼前这一幕慑住了。

    眼前这算是什么画面呢?

    一大堆猫毛散落在地,视线往上一抬,吓得他差点自毁双目,一个可以暂时定位成女性的玩意儿,结饼的长发过腰,长期没有修理的凌乱刘海扎在眼窝旁,最可怕的不是她邋里邋遢,蓬头垢面的脑袋,而是这大红配大绿赛狗屁一般的审美,是谁告诉她淡红棉裙子下面一定要套个肉色打底袜?明显还是加绒的那种,绿得即将滴油的原谅色外套上,裹着个大红方格围巾,是十几年前的街摊款吧大姐!如果说这种画面是对一个在时尚圈拥有绝对席位的人毁灭性的暴击,那么她嘴里正在咀嚼的又是什么?这满地的猫毛又是什么?

    受惊吓不浅的大明星一把拧住自己的大腿,他知道现在不可以翻白眼两眼一抹黑晕过去,也顾不得鼻尖上的小小血痕对自己花容月貌有何影响,即便小腹传来一阵尿意,他也必须坚守住,今天抬不寻常了,他绝逼水逆!

    尚可称之为雌性的邋遢少女吞咽下口中食物后,幽幽将头转向了此时此刻想要化身为背景板的大明星,可无奈不论在任何人的眼中,他都是最抢眼的那道风景。

    “你别过来!”眼见脏兮兮的少女缓步靠近,少年鼓起勇气再次举起养生槌,双手交叉在胸前作阻挡姿势。

    脑海闪过因曾经不听同为训练生的朋友们劝而去看的午夜凶铃,而吓的愣是一个月不敢一个人走夜路的画面,至今不敢回忆那电视机里井口前的白色身影,而此刻活生生的,品位贼差的贞子,正一步步朝他挪近。少年再次选择紧闭双眼。

    伴随着脚步,呼吸的靠近,没有预想中的痛楚,也没有任何的触碰,甚至闻不到少女身上他猜测的难闻气味,反倒是一股红梅应雪的淡香钻入鼻子,少年怂怂鼻梁,该死,这味道真好闻。

    “你……你要干嘛!”猛地睁开眼睛,是少女脏兮兮的手呈弹人脑瓜崩状的手势,少年足量的眼白以示自己的惊恐,水汪汪的卡姿兰大眼睛在做最后无声的反抗,纵使惧怕如此,也依旧不曾想过要对一个女孩儿动手。

    “别动,你身上有怨梓。”少女的声音像是落雪堆满院时,挂在走道里无风自摇的风铃,干净的声线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纯粹与温柔,尽管她的话实在难以理解,大明星也还是照做了。

    中指轻轻弹至大明星的湿发刘海前,明泽也顿时瞬感疲倦的身体轻了不止一星半点,先前心力交瘁的状态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腔活力,这才对嘛,这才是平日里属于自己的追风少年的状态。

    哑口无言的大明星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接下来的情景,原本想道谢,却突然见脏乱女孩儿神经质地对着空气讲话,内容如下

    “我知道,可是我很饿,怨梓不驱会走霉运的,这不叫多管闲事,是助人为乐,明星也是人,啧,你是不是酸他长得比你好看?像你本尊?你秀逗了吧?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的样子!你别碰见个帅哥就说像你本尊好不好,很没品诶!”

    “咳咳。”大明星轻咳一声,打断了少女自顾自的双簧,“我知道我不该打扰你……那个,我……休息时间到了,要去片场了……有缘再见!”他指了指纤细手腕上的名贵腕表,随后一步一步像只螃蟹似的横着挪出了自己专属地休息地。

    瞅着少年启动光速逃离,目光流连在他清瘦的背影里若有思想“我怎么觉得他……”

    “面善?”不知何处传来只有少女方才能听到的雄浑嗓音。

    “不不不,他身上有种味道……”少女舔了舔嘴角,转而丧气一叹“可是我不能吃生灵,只能蚕食同类,算了,还是继续翻垃圾桶吧,指不定又能翻出个俯身在动物身上的怨呢!”如此想来,或许今晚能吃饱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