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九章 修灵人(一)
    雷电交加,狂风骤雨,公交车站旁的垃圾桶被吹出好几米远,橱窗内滚动的生日演唱会宣传海报突然断了电,戛然而止于海报上俊美少年的颈部。

    斑马线,机动车道,稀疏的行人,车辆一同构成此幅灰暗的油画,车站后,一家新开的美发店学徒正在到处发传单,大雨淋湿了他们的衣物,紧贴着瘦骨嶙峋的身子。

    “我看,经理就是成心不让我们好过!哪有人这么大下雨天的出来发传单!?这不是摆明了折磨人嘛?!”其中一名灿金发男人躲进遮棚里,蹲在地上,边掐断手中的烟边不满地嘟囔。

    “嗨,别说了,毕竟咱们是新来的嘛。”另一位同行学徒脸上笑笑,继续向朝路过的寥寥行人点头哈腰求赏光。

    “轰隆隆——”

    随着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震耳欲聋的响雷如约而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雷声像是开启了雨中这位学徒身体上的某种开关。

    蹲着的男人见同伴一开始只是稍感不适,到此刻掐着自己的喉咙剧烈咳嗽,渐渐的,充血的面容开始青筋暴露,整个人看上去像是魔怔了一般,越是咳喘就越是紧掐自己。

    “喂!喂……你怎么了!你你你松开!赶紧的松开啊!”男人急忙起身上前阻拦,也顾不得大雨倾盆,他从没想过这个比自己瘦弱的同事手臂力量会如此巨大,纵他使出吃奶的劲都没法掰开一分。

    前者身体不住的颤栗,他的脸因缺氧快要滋出血似的,双眸不住的翻涌眼白,瞳孔在慢慢涣散,直到一半匿进了上眼皮里;“咳……呕……”最后,他猛地一阵剧烈抽搐,形同被剪短了吊线的木偶。

    “嘀嘟——嘀嘟——”

    一辆急救车划过雨幕,疾驰的残影似极了飘扬的招魂幡。

    离美发店不远,约莫几百米,坐落着一座宏伟的建筑,于市区占地六十万平方米的超级消费中心,它正门入口上巨大的led显示屏正循环播出顶级巨星——明泽也生日演唱会的宣传视频;当中少年一改往日的纯净形象,似是要为新片做噱头,平日里含情脉脉的美丽眼睛画上了邪魅的眼线,妖冶似摄人心性的魅魄,狡黠的笑意绵绵下藏着点点性感,黑色衬衫里若隐若现的白皙,不赚走些粉丝们的鼻血誓不罢休。

    于是乎,粉丝们一边叫嚣“明泽也你变了!”“小也子你不娶何撩!?”一边又甘做花痴沉溺在他的盛世美颜当中无法自拔。

    光是驻足在大门外观看荧幕的路人粉,便已是里三圈外三圈把门堵了个严实。

    “好一派,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繁荣场面’。有的人没日没夜发传单回应的不过寥寥,有的人数秒的录像,便能空前绝后。”

    “你确定不是在酸这位大明星吗?嘶……奇怪了,我怎么看他有点眼熟咧?”泡面卷发的女生矗立在人群之后,倚靠着马路栅栏,盯着led屏自言自语。

    “……你赠血符之人。”阿祈第一次觉得修出人形是有好处的,比如现在就可以用眼神好好鄙视身旁的女人。

    “喔哦,就是那个拥有这么大——”女孩儿双手比了个手势“房子的明星啊?”没等阿祈回答她又开口“他长这样的吗?”

    “你这记性……还……”阿祈空灵的声音突然一顿,似是欲言又止。

    “嗯?”泡面头少女挠挠头。

    “算了,毕竟活了上万年,那么点脑容量,能记住的讯息实在凤毛麟角,唉……”幽长的叹息传来。

    “啧,你揶揄我的本事经历了上万年也不见长!哼!”少女朝空气做了个鬼脸,随后抬起眼帘,瞅了瞅大银幕中的人儿。

    旁人沉溺于那倾国少年的绝色,红坟则是对荧幕中少年眉头间浓郁的黑雾颇感兴趣,不是缚身怨,不是怨梓,到底是什么,能缠绕少年如此之久?且并没令其霉运连连?

    一种连她都无法驱散的残怨,这世间,真的存在吗?难道,那天,她驱散掉的怨梓只是沧海一粟?

    想不通的事情不再想是红坟活了这么久总结出来的道理,及时行乐是她一直奉呈的行为准则,这不,刚拿到补贴金她就来挥霍了,虽然只有几百块钱,也足够好好吃上那么一顿了。

    “咱们去江南小厨吃一顿吧!好想念水乡的味道呢,还记得从前秦淮欣茹楼里的小安姐,烧得一手好菜,后来我北上,直到她亡故,都没能回去一趟呢……”少女忆起百年前,没能来得及道别的岁月。

    “……”身边的金光未有应答,他自是记得那段炮火轰鸣的年代。“别咱们咱们的,说得好像不是你一个人吃独食似的。”在少女抵达三楼寻得江南小厨的店面时,阿祈突然继续讥讽她。

    红坟努努嘴,口型重复吃独食三个字,再次做了个鬼脸。

    “据本台记者报道,今日凌晨,著名导演殳钿被妻子发现溺死在了家中游泳池里,警方正在力调查中。”

    正大快朵颐进食的红坟耳朵忽地“竖”了起来,挺起腰,仔细收听背后那桌客人手机里的新闻。

    “最近死得人有点多呵……”阿祈幽幽道。

    少女不舍地嘬了嘬筷子放了下来,腾出手一个个统计起来“加上这个,应该有十二个了吧,没有规则,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会不会是‘它’?”

    “不会,那只黑雾怨之前很是脆弱,连着12条人命,根本不像出自它手。”红坟当然明白阿祈口中的意思;“到底躲在哪儿呢……”思绪之际,突吻空气中飘来一丝异味,少女警觉地窜了起来,朝前台丢了两张粉嫩的毛爷爷后,匆匆离开了餐馆。

    “身后六点,前面十点,距离你七米有个拐角里也蹲着一个。”金色光束微闪,从中迈出一影,伴着少女一同奔跑。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到我了,这里人太多,用不了凝灵。”红坟本想打个响指瞬身而散,身旁络绎不绝的人群却迫使她怏怏放开合拢的指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