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十七章 个人EP
    临近大寒时节,民爱豆趁着天寒地冻,发布了他的个人e,当中的《我谢谢你》,不到一个小时席卷各大音乐排行榜,一如既往在眨眼间蹦跶到了人气巅峰,人口相传这首由他个人编曲作词的单曲是用来diss那些无脑c粉的。

    虽然v是赶着时间做出来的,却也是大片质感。

    闹钟叮铃铃,扰人不得安宁,少年人狠狠拍碎了闹钟后顶着鸡窝头起身,此时强烈的节奏响起,明泽也甩门进卫生间再次打开门之际,音乐骤停,画报一样的人儿,省电模式旋转舞步,音乐再次响起,他瞄了一眼镜头,慵懒倦怠地开口

    “推开门,头很疼,装模作样有精神;

    化了妆,酷得很,蜂拥而至的苦闷,

    也许淋场暴雨,得场大病,脑袋才会清醒;

    或许不经意光阴,前仆后继,为我埋下伏笔。”

    镜头一转,少年换了身燕尾服行头,跨步至一处小小舞台上,身后一群伴舞戴着小丑面具跟着他一起齐舞。

    “谢谢你的段落不俗气;

    点睛之笔请多写几句;

    好让我有故事可演绎。”

    俊逸非凡的少年深深吸了口气,画面骤然换成了他身着女性服饰的模样,病态的妆容看上去颇为妖娆可怖,他原本醇厚的声线瞬间高了个k,惊声尖叫般尖锐却又诡异得好听

    “扮王子,扮骑士,扮alha;

    等不及,抱怀里,做玛丽;

    苏——苏——苏不苏要看你~

    听——听——听不听没关系~”

    副歌部分是控诉也是唾弃,他希望别人能听出来,也渴望无人能懂,不够隐晦终将为自己带来灾难,转过身,镜头继续旋转,原本妖冶的装束瞬间变成了纯净的天蓝色毛衣套在白衫之上,少年人身上说不出的纯粹明净,此时远处袭来一辆保姆车,画面里,成千上万的粉丝跟在其后,匆匆上车,明泽也虚喘着望向镜头。

    “通告威慑,不敢搪塞,畏言瑟瑟;

    疲惫藏进,保姆车里,热烈戏剧;

    金钱利益,奢侈品,统统攘进,生活才能尽兴;

    浮夸遮掩,潜关系,明明不懂,但要学着跟进;”

    少年疲惫地闭起眼睛,痛苦地低语,镜头语言里,苦涩与无奈并存,他紧蹙的眉头,揪起了所有正在观看此v粉丝们的心,只见他颤抖着抬起双手,用力扯住自己的唇角,费力地在自己完美五官上扯出一抹扭曲的笑

    “谢谢你,给我多加一笔;

    臆测的情节还真是有趣;

    多让我读几句,记几句,”

    此时,音乐声停驻,明泽也的笑容也渐渐无力,随后他面无表情地望向车窗外,手指晃荡着节奏,强光突然照进车里,他微微抬手遮挡光线,唇边荡起笑意,高亢的副歌再次响起

    n;

    只为你梦中的女主玛丽;

    苏——苏——苏不苏看你~

    听——听——听不听没关系~”

    在过于强烈的白炽灯光照射下,少年像是只无处遁形的妖异,随后,璀璨的世界一晃而过,激烈跳动的节奏划过天际,镜头终归保姆车,只剩下空空无人的座位,以及一张惨白的留言条之上,赫然写着

    “我谢谢你。”

    路灯闪烁,灯光摇曳,一辆超跑疾驰而过,留下仲夏夜之梦,无人探究。

    end。

    于是乎,蝉联三天热搜第一的“明泽也新歌暗讽同人。”明晃晃数据在始作俑者眼前荡来荡去,刘雅梅捧着ad,难掩兴奋,就差蹦起来捧着身旁这位懒散小祖宗乱亲了。

    俊秀少年慵怠地抬起眼帘,目光凝滞在这位一半养母一半经纪人身份的女人身上,不消半刻又在女人转过身看向他时匆匆撇开视线;“一年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天真,是不是还以为你今天的成绩是来自于你的勤勤恳恳?刘雅梅陪了多少人,才让你得到那么多机会,你心里有过数吗?”过于露骨的话,还在耳畔嗡嗡作响,太多疑问与踌躇酿成了苦涩的咖啡在胸口来回浇灌。

    “你看评论了吗?粉丝们都说你很真实。”女人兴冲冲坐到了明泽也的身边,将平板递到他跟前。

    前者微蹙眉头,接过平板,瞄了一眼当中内容,微博评论以及各大网站的粉丝控评都做得很面,他又怎么可能听到真实的声音?来自于社会四面八方的褒奖曾经一度让他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前几个星期前与白琛的惊魂一夜,令他至今未能走出余震。

    “雅梅姐……你……”少年将平板放到茶几上,双手交叉,在女人等他下文的好奇视线里,愣是憋了很久“以后少出去喝酒,伤胃……”语毕,明泽也泄气地倚靠在沙发上。

    刘雅梅眼睛一亮,眼角多了条褶皱,她不动声色转过头去吸了吸鼻子,又回过头“哎呦,我家小祖宗居然有一天会关心起别人?”自眼前人被她带进娱乐圈以来,私下娇纵跋扈惯了,明明最开始非常的乖巧懂事,她一度以为这样的转变只是因为这个圈子本就是抹人本性的斗兽场,后来也就不当一回事了,反正他好好的就行,没想到,今天,这孩子会突然关心起她的身体健康来,就像是一阵春风卷进她充满铜臭的内心。

    “我去睡了。”少年脸色又沉了下来,怏怏起身离开客厅。

    刘雅梅摸不清楚明泽也这阴晴圆缺的个性,目送他到二楼后,拿起ad继续刷微博评论,顺带回复几个后援会会长们的消息;客厅立式的钟摆在一阵青铜敲击声中迎来了午夜,女人打了个哈欠,在即将退出页面之际,被微博热搜第二的消息摄去了注意力,随即点开查阅。

    “曾参演过电影《出师未捷》中少女黄月英一角的女演员胡某某被发现死于酒店当中,初步判定死亡原因为心脏骤停。”

    ‘《出师未捷》……是泽也参演过的第一部电影,我记得他演的是刘婵来着?’作为明泽也的经纪人,刘雅梅只会自然而然地记起自家艺人的角色,要说这部电影当初给她印象也算是深的,国内大师级导演以及超一流的拍摄环境与制作水准,讲述的是诸葛亮北伐到含恨而亡的纪实历史巨制,在电影界初出茅庐的明泽也当时为了饰演这个后主,私下里当真是花了好一番功夫的。

    ‘黄月英……’女人脑门亮光一闪,‘是那个年纪轻轻就垫了鼻子的小姑娘……’说起来,当初在片场的时候,她总是有事没事来找明泽也商量剧情,尽管他们之间的角色八竿子打不着,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很“上进”的女孩儿。

    刘雅梅也没有多感慨什么,只是惋惜青春的生命如此易碎,关了ad,伸了个懒腰,起身时稍稍愣了下,转而又看向了ad,不知想到了些什么,自顾自摇摇头“是错觉吗?为什么总觉得最近娱乐圈一直在死人?”不自觉抬头瞄了一眼房门紧闭的明泽也那屋,暗暗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