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二十六章 送他的礼物
    高中时段的孩子们很少能欣赏到月朗星稀的天空,因为他们每天都要埋头在繁重的学业当中,每一刻都得赌上未来拼搏在奋斗的最前线,好的大学是大部分好工作的前提;而这个问题,在语言类学院倒是不怎么常见,他们大部分拥有殷实的家境,甚至多数都是富豪家庭,钱能买来很多东西,比如这辆国外大学的直通车——第四高中。

    晚自习在一片困意潦倒的氛围当中迎来了尾声,教室后边的几个人瓜子铺排成了地毯浑然不觉,红坟装作埋首作业,余光却一直停留在自己座位周遭那些课桌腿上相互绑着的细线上,心下‘还能再幼稚点么’。

    “陈善浓,一会儿厕所卫生交给你了撒,我们去二食堂吃个夜宵先,你回来的时候记得在小卖铺带点纸巾和洗手液回来。”肉肉冷着脸以命令的口吻对着自己前面的短发女生道。

    只见前面的女儿双拳紧紧攥在一起,随即又松开,回道“好的。”声音像是灌了几斤沙子。

    五官被挤成凶相的肉肉,她的大名叫王艳,或许她自己觉得这个名字与自己太不衬,才命令班人只准叫她肉肉,她左边靠窗位置,一位之前不怎么参与她们话题的女生忽然开口“肉肉,宿舍还少洗发水,护发素也用差不多了,你跑一趟算了~喏,给你钱~”只见她半垂着眼帘,那微微上翘得丹凤眼颇有种古代美人儿的气质,她满不在乎地朝王艳递出粉钞。

    “干嘛呀倩倩!我能跟你要钱么?”王艳凶神恶煞的眉眼少有地舒展开,她将前者的钱推了回去,随即又换上居高者的姿态拍了下她身前的陈善浓,那过于厚实的手击打在前者弱不禁风的肩膀上,发出闷响“听到没!还有洗发水和护发素!要最好的那种!记清楚了没!”

    “记清楚了。”

    看不清陈善浓脸上的表情,只见她掩着脑袋,拼命压抑浓重呼吸导致身体微微颤动;红坟有些不太理解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她撇过头,视线向后座飘去,却也看进了王艳的眼中。

    “看什么看!”王艳一推桌子,站了起来,教室一时静谧了起来,同学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向肉肉,也投向了红坟。

    ‘这找茬找得也太明显了吧。’红坟正苦恼找些什么理由搪塞过去,便见五楼散堂,高三学生们三三两两从教室里走出来,而长廊上也一如既往地排起了小型粉丝见面会的长龙。

    “我在看明泽也。”红坟淡淡道。

    得亏一阵欢呼声震啸教学楼,那正是粉丝们翘首以盼的爱豆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只见他单肩背着包,戴着口罩冷着眸子行走在拥挤的人群里,他身旁的保安换做了各个年级的老师们。要说为什么每个班的自习课都没有老师把守,那是因为他们“兼职”做保安去了,屡禁不止的追星行为着实为这所学校带来了灾难式的变化,然而教师们的加班费也涨了上来,有些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乐此不疲。

    “明泽也放学了?”后排座的一圈女生齐齐起身,跟着肉肉一道转过头看向窗户,随后争先恐后地往教室后门跑去,班上顿时炸开了锅,有些坐在前面的女孩们也快按捺不住自己的腿了,随着一声“叮铃铃”所有人像是解开定身符似的,将早早就收拾好的书本文具光速抽出抽屉,一个个急冲冲狂奔了出去。

    望着瞬间空了的班级,红坟再一次感叹明泽也这位民爱豆的疯狂人气。

    教室里徒留几个值日生与守着和易小月约定的红坟,只见陈善浓悻悻起身,背起书包,红坟依旧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擦肩而过之际,许是内心浮现太多不好的预感,红坟伸手拉住了陈善浓“跟宿管申请换个宿舍吧?”

    前者一怔,讷讷转过头盯着红坟许久,不禁浑身颤抖了起来“你懂什么!她们背后有赵亚力!”她大吼,随即挣脱开了红坟,失控地跑了出去。

    “……”红坟凝望背影消失的教室门口,不知该作何反应,‘赵亚力又是谁?’越来越乱了。

    “怎么了红坟?”正扫着瓜子壳的易小月扫到红坟这排座位,见其愣在座位上发着呆,随即问道。

    红坟应声摇摇头“没怎么,我帮你一起打扫吧。”说罢,起身拿起教室后边的扫帚帮易小月分担。

    本来值日生带厕所有四个人,可班默认易小月值日即便自己不在她也能默默完成,从一开始对她被肉肉针对的略微同情到后来渐渐麻木不过用了三四天而已,人最大的能力就是会为自己的愧疚找个借口让其离开。

    两个人终归节约了一半的时间,女生宿舍门禁之前完成了所有的保洁。

    红坟拎起背包,瞥见易小月正在往包包里塞着什么,乍一看……某款经典生存类单机游戏的人物手办礼盒?

    “没想到小月你外表看清来娴静温柔,实际上是个游戏迷?”红坟嘴角挑起一抹笑。

    被抓到现行的人儿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手上一抖礼盒掉在了地上,急忙要捡起来的时候,没想到身后的人比她快了一步。

    红坟捡起礼盒,本想递还给易小月,却在礼盒中央位置瞥见一页便利贴,上边字迹娟秀“明泽也收。”

    ‘所以,连易小月也……’红坟垂下眼皮,再一次感叹所谓爱豆明星对普通小姑娘的吸引力,“哇,小月你喜欢明泽也啊?”某万怨之祖忽起调戏之心。

    前者刚一开口,后者便以人眼可见的速度瞬间红了脸,熟透了的番茄似的,好不可爱,只见易小月低着头,不敢正视红坟,也不敢接下“铁证”礼盒,最后认命地点点头。

    “这礼物花了不少钱吧?”在网咖普及后,某万怨之祖曾染上好长一段时间的网瘾,做过许多形形色色网咖的一姐,要说这些游戏角色,她自然是熟悉的,游戏周边于当时的她来说简直就是奢侈品。

    易小月扭捏地用手指比了个三“三个月的生活费。”

    “……多少?”先不说多少钱吧,就冲着这省吃俭用饿肚子只为给偶像送个礼物,实际上偶像可能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这件事,就够傻了。

    “九千……”女孩儿扬起可怜兮兮的面容,大眼睛扑朔扑朔。

    一道晴天霹雳将红坟整个劈成了焦糊状,只见她冒着脑门袅袅青烟,眼角下垂,拉扯出眸中血丝,颤抖地捧着手里的礼物盒再次问道“多少钱?再说一遍?”最后语调足足高出好几个八度。

    “这礼物是托我堂哥从国外带回来的,九千美元。”易小月无辜地眨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