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四十三章 关盈盈失踪
    “咦?善浓!你在等我们啊?”小丫头瞬间将哭泣这件事抛却脑后。

    见易小月扑过来,短发女孩儿急急朝后踉跄几步,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前者的熊抱。

    红坟觉察出陈善浓眼中藏着某些隐晦,拎起易小月的衣领,将她拉开,正色问陈善浓“出什么事了?”

    陈善浓咬了咬唇,如鲠在喉。

    “你说。”红坟朝犹豫的女孩儿点点头,示意她不论多大的事情,在自己面前都不必踌躇。

    “请……请你救救日英3班的关盈盈。”前者急切求助。

    在陈善浓眼里,红坟与真正的万怨之祖的形象是连接在一起的,虽然眼前的红坟曾救过她的性命,但她还是对她心生万般恐惧,只因为不久前她几度悲绝向闯进校长办公室吐露自己想转学的心思时,无意跌进一地暗厅,当中赫然挂着一幅红衣白麾的长发女子,手持陶埙,倚靠着槐树,半垂眼帘,目光慵懒,盯着画面之外的观赏之人。

    混合了西洋描实与东方写意的高超绘画技艺,不仅仅勾勒出画中女子的神韵,竟也描绘出她的半缕魂似的,看起来诡谲至极;好不容易从画中抽出意识的陈善浓只觉着寒意四起,汗毛竖立,鸡皮疙瘩一层接着一层地起;后来校长阴森森走了出来,问她敢不敢报复,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

    如果说之前只是半信半疑红坟拥有超能力,那么今天,当陈善浓看到舞台上血色灯光下吹埙的红坟,画中人与之完完重叠在了一起,她算是相信了这世间存在万怨之祖这件事,并且,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是她的同班同学;但凡靠自己有一丁点办法能救关小盈,陈善浓绝对不会找红坟,她看过类似于地狱少女这类等价交换的帮助,明白天下没有无偿的拯救。

    “关盈盈?”红坟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就是上次,跟我一起去报废车坟场……唔!”未等陈善浓说完,红坟急忙捂住她的嘴。

    “知道了知道了。”要是被别人知道她住在废车场,她在学校就真废了。

    “什么报废车?”易小月听得云里雾里。

    红坟朝陈善浓示意了一下,前者轻轻颔首表示明白。

    “她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住院的时候打她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今天三班的人跟我说,她已经好几天没来上学了……”陈善浓胸口起伏不定,呼吸急促。

    “是请假回家了吗?”易小月挠挠头。

    “不,不可能,她的家远在南方,而且她没有手机关机的习惯!”陈善浓焦急反驳道。

    红坟摩挲下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了,晚上还有晚自习,这样,你先回宿舍休息,剩下的交给我。”

    一提到回宿舍三个字,陈善浓眼里的光芒瞬间消失殆尽。

    易小月咬咬唇,轻轻用食指点了点看起来颓然的女孩儿,小声道“善浓,你要不要搬来和我住?”

    “诶?”短发女孩儿一怔,眼中不自觉恢复了点光亮。

    易小月低垂目光,继续唯唯诺诺“我……一个人住在四楼,如果……不介意的话……”

    “一个人住在四楼?”陈善浓与红坟同时惊愕问道。

    “嗯……你们不知道吗?”见二人吃惊的表情,易小月有种不被关注的挫败感,她理了理情绪继续说“以前我住313,就是红坟现在的那个屋,后来她们跟宿管阿姨说我总是偷她们的东西,然后……就被赶出来了……”小丫头偷摸瞅了瞅两人面上的表情,急忙摇手“我真的没有偷过她们的东西,只是那时候太喜欢明爷了,总是半夜刷他的动态,偶尔影响到她们休息而已!”

    红坟抿唇,典型的一副憋笑模样,偷东西?这丫头怎么看都是个隐形豪门,心大不说,还乐善好施,论小偷,怎么也论不过313那三个小姑娘。

    短发的女孩儿眉头深锁,她明白什么是霸凌,什么是人多势众,孤立是女生们惯用对待不合群女生的伎俩,在她们眼里,不存在欺不欺负这个词汇,只存在自己顺不顺气这个状态,而且,共识是女生们能聚拢在一起的秘籍,懂得运用领衔共识这一秘籍的女生,在女生圈里拥有绝对的高段位置。很可惜,易小月傻到只会付出,而不会算计;而她自己,虽然想得通这当中道理,可唯独做不到,她一想到自己脸上满是谄媚的表情,就犯恶心。

    只是,四楼,这充斥着恐怖校园传说的地方,她们真的忍心让易小月这么个小姑娘家家住在那儿吗?要知道,自从多年前有个女生在四楼自杀后,那里一直被作为整所学校的禁地而存在着,一想到深夜打扫完教室的易小月踩着阴阴月光回到空无一人的四楼宿舍,那昏暗的走廊,光是想想听到自己脚步的回声,陈善浓都浑身冒寒泡。

    “三楼宿舍空床位那么多,为什么要住到四楼去?”红坟很明显不明白易小月的遭遇,问出了个形同揭开她伤疤的问题。

    小丫头低着头不说话,倒是一旁的陈善浓开口说“没有宿舍愿意接纳她……”楼层女生达成共识,是如此简单的事情。

    话音刚落,陈善浓便见万怨之祖的后槽牙“咯咯”作响。

    “没事的啦,我都住一个学期了,除了偶尔电压不稳,灯泡忽闪,厕所里水龙头会偶尔自己打开,以及一到深夜就寒气逼人以外,其他都很ok的!”小丫头重新拾回元气,抬起头,朝陈善浓扑闪扑闪眼睛。

    “噫!”短发女孩儿被跟前心比天大的易小月搞得无言以对。

    “在那种地方住一个学期居然一点毛病没有,这姑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个人才,可能傻子有天生隔绝怨梓的能力。”阿祈实力吐槽。

    “谁在说话?”陈善浓忽闻一阵窃窃低语。

    短发女孩儿此话一出,吓得红坟与阿祈瞠目结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什么情况?”阿祈不予置信。

    “是谁!出来!”陈善浓环视四周,以为隔墙有耳在偷听她们的谈话。

    万怨之祖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脏,只做了个让阿祈闭嘴的嘴型,心下难道这个陈善浓天生拥有高超灵修?

    “你幻听了吧善浓?”易小月竖起耳朵半天,只听到风声卷过桂树林的摇曳声,“别一惊一乍的怪吓人的!”

    ‘跟你在四楼的经历,这算吓人吗?’陈善浓心下打翻了一瓶名为吐槽的杯子。

    “是啊,你幻听了。”红坟附和道。

    见万怨之祖亦没闻着这诡异的低语,陈善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概真的是自己幻听了吧。

    瞅着短发女孩儿似乎已经相信了问题出在自己那儿,红坟赶忙顺着之前易小月提出的话题继续说“你现在的那个宿舍,舍友是王艳李倩吧?”

    前者点点头,神情恢复了之前的黯淡。

    “我有个建议你愿意听吗?”红坟拿出万怨之祖的沉稳模样。

    陈善浓见状,洗耳恭听。

    “我建议你搬去与小月一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