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六十七章 女一号洛子衿
    擅动龙骨笄的代价是巨大的,体内好不容易平复的降怨令又开始乱窜了起来,肆无忌惮地破坏身体里的器官,发出肉耳能识的蠕响,万怨之祖恢复的能力几乎消失殆尽,平日里体会不到的痛感海啸一样席卷而来,强忍着痛楚几欲晕厥“咳咳咳……”唇角滋出细条腥红。

    视线模糊又清晰,清晰又模糊,如此繁复,直到脑袋越来越重时,一块小石子径直砸向了倚靠在树旁的少女,若是以往,别说是石头,就连飞针也都捉不到她万怨之祖的身影,可此时她只能笨拙而狼狈地接下这一袭,石子颓然打在脑门上,留下不深不浅肿印。

    “咳咳……到底是谁……滚出来……咳咳……”红坟勉强堆砌起的机警张口之际便已土崩瓦解,她撑住自己勉强起身环视四周,回答她的只有不停歇的山风,树叶瑟瑟,摇曳不定,早已没有丢石子的人的踪迹。

    再次跌回树下,打开包裹在石子上的绢帛。

    “今日巳时,未几,《启黎传》女一号洛子衿,卒于坠。”

    仔细斟酌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少女忽地皮笑肉不笑了起来,朝她投递石子的人似乎为了防止她像刚刚一样无头苍蝇似的找事主,这回连“女一号”都标注出来了。

    是谁呢?

    到底是谁在背后用这样的方式指引她?

    如果这一切都是能被预判到的,亦能被阻止,是不是代表着这些事主们身上有迹可循?他们,是不是这阵死亡风波殃及到的人呢?

    一时间,困惑,无助,孤独化作四面八方而来的冷风,吹疼了红坟的脑门。

    关盈盈该怎么办,两天以后假期就结束了,答应了陈善浓要帮她找到关盈盈的,也不知道赵亚力守不守约,一大堆事细线一样勒住了万怨之祖的脖子,令其喘不过气来。

    万怨之祖忽而轻柔地抚摸起挂在胸口的鳞状吊坠。

    “阿祈,我都快忘了……”嘴角荡开若有似无的弧度,喃喃之音里裹着道不明的怀念“没遇见你之前,我是怎样行走于人世间的了……”

    习惯于阿祈冷不丁的嘲笑,从前即便是身处险境,遭遇万般磨难,作战时也会有金色的光束时不时毒舌一下,只要有他在,再困难,也只当儿戏;没有阿祈的陪伴也就只过了小半天而已,却令万怨之祖觉着已经过去了百年,时间恒长到令人畏惧……早就听阿祈不止一次说过自己这个万怨之祖只剩头衔了,弱得像个刚刚死去的怨。

    是啊,如果不是她太羸弱,阿祈又怎么会被幕天结界打回原形呢?

    一滴,两滴,直到垢面上两道血色的泪痕开垦出可怖的模样,红坟才惊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阿祈不喜她这般,以往总是以龙息招来雨水为她清洗。

    红坟胡乱擦拭脸上的泪痕,过度的歉疚与身体的剧烈疼痛促使她陷入了亘古的黑暗之中。

    如果,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在小土丘里捉田鼠吃的一架白骨就好了,没有走一遭这人世繁华,自然就不会背负起天道重重,更加不会罪恶滔天。

    昏厥之前,万怨之祖是如此虔诚地想着。

    ※

    如若不是错将红坟脑袋当窝的几只麻雀叽叽喳个没完,或许她不会醒来这么早,天灰蒙蒙的,空气里充斥着氤氲,预示着今天会降雨,树荫下的少女蹒跚而起,来到了拍摄地点,

    休息棚与基础机器设备都没有拆,说明这里还有戏要拍。

    “九点钟,饰演女一号的洛子衿会摔死。”

    少女踉踉跄跄到处检查,或是哪里有暗壑,又或是木屋地板结不结实,顺带着林子后边儿的半峦山涧也一并勘探了半晌,待回到拍摄地点,已经有几个场工陆陆续续赶过来搭建拍摄器材了,摄像组的人也紧随其后。

    眼见工作人员熙熙攘攘,红坟躲进了小木屋里。

    场景被重新布整,忽闻鸣笛声,远处驶来几辆商务suv紧随其后一辆大巴和几辆房车,车辆停驻在几十米开外的开阔地带,首先下车的是以导演为首的一众剧组人员,而后大巴中咖位不等的演员化妆师们也下了车,最后则是房车里处在一线商业位子上的流量主演。

    洛子衿很容易辨识,毕竟是女一号,她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来到片场,着一身梅染退红相间的轻纱裘,长发飘飘,遥看之下,如是怒情在此番空谷里的骨红照水。

    导演当真会找地方,这片林子后边半卧小山,尔中山涧流淌,除了现场收声很嘈杂,其余几乎完美,原不原声无所谓,他们有后期配音。

    “什么嘛,今天又是我一个人?”化妆间的女孩儿托着下巴,沮丧地望着镜子里天仙下凡似的面容。

    女孩儿身后的助理掀开剧本,“今天这几场是您和男二女二搭,毕竟北辰仇现在身受重伤被关在阳爻殿里,接下来几乎没有他的戏。”

    前者不满地嘟嘟嘴,揪起发梢发起牢骚“还女一号呢,这戏开拍以来,男女主连面都没见几回……明泽也那家伙,私下里也不找我对戏……”越说越来气,饰演男一号北辰仇的俊逸少年每当休息时总会跑没影。

    “人家毕竟今年就要高考了嘛,时间本来就不怎么够用,能每场不落的来已经很难得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傻,别家古装剧谁不抠图替身什么的,他那么大的咖,打卡一样来剧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顿了顿,想起圈子里的某些事,继续说“你还记得华隆娱乐旗下的那个许铭奇嘛?现在超火的,动不动就有新作品上线,平均两个月就能完成一部戏,人家多聪明呀!”助理很是羡慕那些只要靠几张静态表情就能拍完整部戏拿天价片酬的明星。

    洛子衿透过镜子怒目自己的助理,置气一声“你才傻!”随后,她拿起梳子边梳发梢边说“你根本就不懂!那种一两个月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叫戏!”

    助理暧昧地挑了挑眉,瞅着自家明星脸上徒生红晕“呦呦呦,我傻我傻,怎么?现在不发明泽也牢骚啦?”

    “你这个八婆!”洛子衿恼羞,拍案而起,朝着自家助理欺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