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七十章 崖壁情深种
    “早上好……这个,给你……”洛子衿不住地踮着脚尖,递水时不敢直视少年的眸。

    明泽也俯视这位在他印象里笑起来甜甜的小姑娘,接过水“谢谢。”察觉她目光总是闪躲,玩味一笑,故意问道“呃……你是?”

    “诶?我,我是洛子衿啊!蓝寒烟啊!”女孩儿睁大双眼指了指自己,目光滞在少年视线里,当中不下心透露出点点伤心;哪有这样的人啊!虽然这部剧开机到现在她们的情感线寥寥,可终归是有对手戏的,她可是这部剧的女一号诶,自己为了了解他故意装成粉丝,他呢,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记住,一时间委屈爬满了心口。

    “喔,洛子衿……”少年饶有兴致地点点头,微微俯下身对上她憋屈的眼神,挑眉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我的女主角啊!”狡黠的笑在唇边荡漾开,得逞的小虎牙调皮地探出头。

    ‘他,他的女主角……’“……”洛子衿感觉自己的脸瞬间被烤熟似的,那一句“我的女主角。”盘旋在耳蜗里煽风点火。

    “一会儿上威亚,你怕不怕?”还真是不禁逗愣,少年抚了抚下巴,赶忙从恶趣味里逃了出来,正色问女孩儿。

    回过神来的洛子衿听到“威亚”二字心里还是发憷的,随即抿唇颔首。

    “别怕,一起飞的时候抱紧我。”几个工作人员过来为少年装护具,少年一边抬手,一边宽慰女孩儿。

    洛子衿眼睛亮了亮,笑着点点头,小小的酒窝圈出一席甜美“嗯!”

    试飞了几次,空中效果还算可以,武术指导一旁纠正明泽也的打斗动作,化妆师在每次两人降落在地面上时过来补妆整理着装。

    无人觉察到少年脸上过分的白皙,以及他咬着牙忍下的头疼。

    万事具备,连盒饭都已经订好,就等着摄像机开拍,一众工作人员退至镜头后面,场记拿出场记板“十六场三镜一次,崖壁救人,开始!”

    伴随着一声清脆,所有的机器井然有序地开始运作起来。

    一群蒙面黑衣人追逐着茜衣女子,女子边打边逃,直至再无退路,崖壁前停驻下来,她瞅了一眼崖下山涧湍急,又回过头,面上突然多了一念死至。

    “把断水剑交出来!”为首的黑衣首领朝杵在崖壁前的女子讨要此次行动的最终目的。

    女子紧握手中钳着九颗蛟骸珠的长剑,朝后跄几步,她将黑衣人口中的‘断水剑’挪至断崖之上,威胁吼道“别过来!再靠近一步,我就把剑扔下去!”

    黑衣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老大,断水剑能控流水,自不可能被冲走,她扔下去又何妨,蓝家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首领身后的小卒眼里闪过冽光,他的建议未尝不可。

    为首的黑衣人蹙眉考量了一会儿,随后朝身后的人比了个杀式。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女子大惊失色,佯做扔剑的动作,却起不到一丝逼退的效果。

    几个人一拥而上。

    吊着威亚的女孩儿往后一跐,整个人失了重。

    “啊——!”一声惊叫响震山林,回音悠远。

    镜头前的导演看得出她是真的被吓到了,但并没有喊停。

    女子匍匐在崖壁上,艰难地向上爬,黑衣人越来越靠近她,她颓生放弃活下去的念想,而正在这时,这群的人后方莫名其妙有人接二连三的倒下,为首之人朝后一警觉一探,一抹清影正穿梭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将他的手下打到在地,他的武功路数一点都不像中原人,手上动作内敛干净,身形尤为飘逸。

    “雪貂绒裘,和田黄玉……”首领见多识广,立刻根据此人的装束判断出了他的身份“北……”称谓还没被部念出来的电光火石之间,小罗罗们几乎被收拾了个面,独独只剩下站在女子之前站过位置的黑衣人首领。

    形势的转变速度快到令人咋舌。

    “你,你是北家人!?”黑衣人栗栗危惧地问。

    少年揉了揉手腕,不置与否地点头“算……是吧。”

    “难不成北家也在对断水剑虎视眈眈?”

    “你还真是很会猜测,如果你觉得这是我来这里目的,就这么认为吧,我不否认。”少年的声音没有起伏,如风波静止的湖面。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反正完成任务回去也是死,倒不如有蓝家小姐陪着!”黑衣人自知不是跟前少年的对手,突然癫狂大笑,抬脚狠狠踩住了匍匐在崖壁上艰难维持平衡的女子手上。

    女子痛呼一声“你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姑奶奶才不会陪你这种人去死!”

    “是嘛?”谁知黑衣人跳向悬崖的同时拔尖朝女子的手刺了过去,

    “住手!”少年忽而大惊失色。

    女子下意识躲避却从而失去了平衡,同黑衣人一道悬空于断崖之上急急向下坠去。

    “寒烟——!”

    在女子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迎来终结的时候,一只手紧紧拉住了她,尤是他口中那声急切又慌乱的呼唤,女子以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在他口中听到。

    女子望着少年一只手握着崖壁之上的碎石,另一只手攥住她,崖石割破了他的掌心,血液顺着石缝流淌,她的眼睛瞬间盈满泪水。

    “放手,阿仇……放手!”女子哽咽祈求。

    “不……放。”少年咬紧牙关,天知道他现在到底经历着怎样的天旋地转。

    “你说过,就算我死一百次,你都不可能原谅蓝家……为什么,现在,又要拼命地救我……”泪水划过面颊,在一大片记忆的潭水里蜻蜓点水,蓝寒烟神情哀伤。

    少年红了眼睛,却只是咬紧牙关不说话。

    此时镜头后的执行导演有些焦急,他翻了翻剧本,蓝寒烟的台词过后紧接着就是少年的台词,“我救你是因为你和他们不同。”可悬崖壁上吊着威亚的少年却闭口不言,刚要喊“咔”却被导演拦了下来。

    刘导仔细观察明泽也的表情,思量了会儿,他觉得此时少年的隐忍很好地阐释了人物内心的复杂矛盾以及完整的性格架构。

    洛子衿是个很聪明的演员,一开始她以为是明泽也忘词了,但当特写镜头靠近少年时她偷瞄了一眼导演的神情当下便明了,遂继续念独白似的台词“在你心里,我始终是魔头的女儿……对吧……”问句却是陈述,蓝寒烟泪流满面。

    回答她的是一阵远空鸟啼以及紧紧拉住自己之人太过绵长的缄默。

    许久,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对。”少年羽睫微颤,眼角流光许许。

    闻言,蓝寒烟悲愤至极,忍痛挣扎了起来,“你放开我!你让我死!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