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诛怨椟 > 第七十四章 被交托的阿祈
    “那你能给我再讲讲,那个什么希腊神话吗?”红坟颤巍巍站了起来,坐到了少年的身边。

    “很费口舌的,大姐!”天知道明泽也叨叨一路,现在嘴里说不出的干涩,然见红坟眼中砌满了纯净的期待,只得挠挠头,悻悻改了主意“你,你要听哪段?”

    “都行。”她在他黑宝石一样的瞳孔里,看到了篝火的窜耀。

    少年点点头,凝视着从火堆里蹦出来的小火星悠悠开口“古希腊时期,有个克里特岛,国王的儿子是个凶残的半人半牛怪物,国王每年都会上供童男童女给他食用,雅典城有个英雄叫忒修斯,他发誓要为民除害,于是远航之际与父亲约定若是成功归来时船头绑上白帆报喜,来到了克里特岛后,国王的女儿阿丽亚公主爱上了他,给了他金色线团,能令他走出怪物的迷宫;后来忒修斯成功了,为了报答公主,他决定娶她,可是岛上的人民却责怪忒修斯杀了他们的怪物王子于是开始追杀他……”

    红坟眨巴眨巴眼睛,急切问道“那后来呢?”

    少年淡笑着摇摇头“后来?后来忒修斯和阿丽亚一起私奔逃了呗!”捡起一块干木头扔向火里。

    “呼——!幸好不算是悲剧。”少女如释重负地笑笑。

    明泽也眉头微翘,轻轻颔首重复红坟的话“是啊,幸好不是悲剧。”说罢,少年撑起身子站了起来。

    “你干嘛去?”

    “喝水啊大姐,渴死了。”指了指不远处的潺潺流水。

    “你的脚怎么了?”瞅着少年跛着脚往前踮,红坟一把拉住了他。

    少年莞尔,教她放心“没事儿,多大点儿事儿啊,比起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破点皮而已,算什么事?”

    原来他那些电光火石里与死神擦肩的种种,他都记得,可他却不问红坟的来处,又或是那些明明在一般人眼里神乎其乎的事情。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即使不做贼,心也会虚。

    明泽也转过身,唇边的笑意更甚,眉宇间却爬上一缕不解“你希望我问?”他反问。

    少女不置可否微蹙眉心,露出纠结为难的神色,半晌,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回答自己的身份。

    “那不就得了。”少年轻笑着扯回手,朝河岸一蹦一踮而去。

    红坟瞅着他跛脚的背影,忽而有些失神,好似在少年的身上探到了另一重身影,待少年一瘸一拐重新抵达她的跟前时,她也没能从晃神中出来。

    “发什么愣,赶紧起来喝水,再不喝流光了!”明泽也手中捧着清水微微荡漾,他尽量将手指间缝隙并拢。

    万怨之祖一怔,立即反应过来,起身弯下腰俯面少年的手掌心。

    像只小猫舔水一样乖巧。此想法在明泽也脑海诞生之际,吓得他一个激灵差点将掌心里的水撒了,嘴上更是飘起了掩饰性的叨叨“小爷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像这样费心费力照料过别人,要不是看你特地来救我,我才懒得管你!”

    喝完水的红坟擦了擦嘴角,一脸严肃地说“你的大恩大德,我都记得。”语毕,只见她从脖子上不知拿下了什么,托在手心里方瞧着像是鳞片形状的孩儿面。

    “这个,你拿去……”少女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话在少年听来当中颇有不舍。

    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玩笑倒是让红坟认了真,明泽也微微一愣,目光不知如何落脚,“干什么?这什么东西?来历不明地我可不要!”奇怪,这块孩儿面明泽也总觉得在哪见过似的,可他却一时想不起来。

    红坟深深叹息,“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传家宝啊?”少年推了推“那我更不能要了!”这丫头还真是好骗的很,说什么都当真。

    “不是……不是给你的……”前者吸了吸鼻子,继续趑趄嗫嚅“我需要你……再帮我一个忙……”

    “诶,你红眼病又犯了……”少年伸出手指了指红坟眼中渗人的血色,趁前者转过头去擦拭眼角,一把将鳞状物坠子拿了过来仔细打量“说吧,怎么帮?”

    “帮我保管它……”红坟的视线紧紧追随孩儿面。

    “就这么简单?”明泽也还以为她想让他请个珠宝匠给她好好清洗保养一下这块儿孩儿面,毕竟上边满是血渍。

    前者重重点头。

    “可以。”一口答应下来,在身上摩挲半天也没找到个口袋,少年索性将坠子也扣在了脖子上。

    忽而一阵鼻酸,有什么东西,凉凉的,滚过了红坟的面颊,终而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两道血痕,不浅不淡,与恐怖电影里的女鬼们如出一撤。

    明泽也伸出手,拭去挂在少女眼角上的鲜红液体,随后放在指腹上来回摩挲,疑惑道“原来重度红眼病患者哭的时候眼泪是红色的,嘶……要不下回我接个恐怖片,你去演女鬼吧?多省颜料啊……”少年佯装思考自顾自点点头,饶是觉着这个主意忒棒。

    红坟咬唇,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侧过头抹去血泪。

    “你知不知道,你哭的时候特别特别的丑,而且还特别的恐怖,老实说,你的那个初五是不是被你吓跑的?”少年眨巴眨巴眼睛,贱兮兮八卦地问。

    “……”万怨之祖狠狠瞪了一眼这个碎嘴的大明星。

    吃了前者一记刀子眼,少年人讪讪闭了嘴,半晌时间不到,他便听到前者沉沉道了句“谢谢你。”

    这一声道谢,少年听来尤像一句告别似的,当中灌着太多复杂的情感,沉得透不过气,他只道自己多想了。

    山溪凉风卷起二人的褶摆长袖,也带来了人类的气味,红坟呼吸一滞,便闻远处一群人焦急的呼唤声。

    明泽也自然同样听得到。

    “泽也——!你在哪里?泽也!”

    “明泽也——!明泽也——!”

    “明——!泽——!也——!听得到吗——!”

    “导演,他不会已经……死了吧?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副导演咽了口吐沫,嗓子都快喊冒烟了,就是不见那个小鲜肉的身影。

    “你胡说!明泽也不会死的!”没等导演发话,披着毛巾的女孩儿站出来否决道。

    “嘿,这都从上游找到下游了,就算是个尸体也该找着了!”副导演深信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活的的几率等于零。

    “你住嘴!”刘导厉声呵斥,“赶紧给我找!找不到他谁都别想下工!”此时此刻没有人比他更期盼明泽也活着,因为明泽也是民爱豆,身上堆砌了太多人的关注,他要有个三长两短不论轻重,都是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毁灭性打击,刘导几乎是呕心地懊恼自己为什么突发奇想在崖壁前取景,明明答应了人家今天休息的!这要是散播出去,自己也得跟着一块跳崖。

    “明泽也——!你没死对不对——!你还活着对不对——!你回答我啊——!”洛子衿对着天空声嘶力竭,她的泪水从这场事故发生到现在从未断过,助理在一边心疼地劝她,可完没有用。

    “你一定——!还活着——!对不对——!”女孩儿不管自己的声带如同被火灼烧了一般疼痛,竭尽力呼唤,而她的努力终于换来的结果。

    一声不同于身后工作人员的空灵之音在山峦之间相互碰撞,最后传到了大家的耳中。

    “对——!我还活着——!”

    闻言,洛子衿捂住嘴,喜极而泣,差点没把持住身形朝后泄力倒去,“他还活着!他还活着!呜呜呜呜呜!他还活着!”

    刘导演激动地超前狂奔,边跑边喊“你在哪——!你在哪——!”

    “我在这——!”

    又是一声回音缭绕山间。

    “红坟!你听!他们来找我了!我们得救了!”少年喜极,回首将好消息告知少女。

    “红……”

    哪里还有什么红坟的身影,就在少年刚刚回应剧组人员的时候,她便消失在了空气里。

    明泽也的笑容凝在脸上,颓然垂下目光喃喃自语“你让我怎么开口问你,这些早就超越了我认知的问题……”

    绵长的叹息声,伴着风儿吹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泽也!”先是导演的身影映入眼帘,他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人。

    “刘导。”少年着一袭粗衣麻布,伫在原地,身形有些不稳,他挠挠头,抱歉地对众人笑了笑“让大家担心了。”

    刘导抹了一把辛酸泪,吸了吸鼻子,“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泽也——!”

    茜衣女孩儿蹿了出来,冲向了少年。

    “唔!”少年感觉自己的腰部一紧,朝后趔趄了两步,受伤的脚受力踩在草地上,疼得他龇牙咧嘴,回过神来,正是洛子衿熊抱着自己,香肩一抽一抽的啜泣着。

    “子衿!”‘嘿!这倒霉姑娘!怎么这么藏不住心思!’助理小姐姐一脸尴尬地看了看少年,双手合十晃了晃,仿若在为自家崽儿道歉。

    明泽也眉头拧在一起,抬起手,悬在半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下的状况。

    “呜呜呜呜,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别人都说你从以前到现在就是没道理的火,都传你有神灵在庇护,果然不是瞎说的!呜呜呜!”洛子衿想到哪说到哪,她才不管自己的话有没有逻辑。

    场面一度更加尴尬。

    “……建国后,不兴这些封建迷信了,傻姑娘……”明泽也握住女孩儿的肩,轻轻将她推开,“别哭了,赶紧擦擦。”少年提起洛子衿肩上的毛巾,替她擦拭眼泪。

    剧组人员们一个个如释重负地瘫软在地,导演更是大喊着放假一星期,让大伙收收情绪,毕竟,今天这种惊吓着实会令人产生心理阴影,副导此时拿出了电话,拨打了120。

    “你干什么?”导演一把夺过副导的手机,瞅了一眼号码,厉声问道。

    副导一愣,“叫救护车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是开玩笑的!”

    “不准!”刘导严厉否决。

    “可是……”副导演瞅了一眼明泽也,又瞅了瞅怒气上头的刘导。

    明泽也目光一暗,嘴角换上了浅浅的笑意“不用打急救,我没受多重的伤,之前一直挂在树上来着,自己慢慢爬下来的,就是脚底板挂了点彩,需要擦点碘酒什么的,让剧组里的医护人员帮下忙就行了。”

    刘导余光扫过明泽也的脸,紧握手中的手机不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