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泰坦挽歌 > 第四章 胡子精
    边境小镇纳斯里虽然偏远,但在勤勉的镇长努力经营维持下,镇内基础设施姑且还算是五脏俱。

    “还好你们送来的及时。”

    丰饶女士教会,一名穿着绿色长袍的中年男性祭司小心的检查着小乞丐的伤势。

    “这孩子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皮下出血很多,可以看出下手之人非常有经验,在没伤到内脏的前提下尽可能对让她产生疼痛感。”

    满脸慈悲之色的丰饶女士祭司手上闪烁着柔和的绿色微光,光芒逐渐将平躺于病床上的小乞丐身笼罩在内。

    “虽然不致命,但这类伤势如果长期得不到治疗,很可能对这孩子今后的正常生活带来很大影响。”

    在祭司的神术治疗下,小乞丐浮肿的脸庞开始恢复正常,虽然这个满脸黑灰的孩子依然看不清长相,但里昂却注意到了祭司话里的性别用词。

    “她?”

    里昂表情有些怪异的问道“威尔森祭司,这个孩子是女孩吗?”

    “没错。”

    神术效果逐渐消退后,小乞丐急促的呼吸变得平静而悠长,应该是在温暖的治疗神术作用下久违的进入了香甜的梦乡中。

    威尔森祭司轻轻松了口气,没有顾忌小乞丐脏兮兮的衣服,抬手为她盖上被子,同时挥手示意两人出去再聊。

    ……

    “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将这孩子带回来的,也没兴趣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秘密。”

    威尔森伸出右手在双肩和额头画出三角手势,默默的低头祈祷了一下才重新睁眼说道“既然你们将这孩子送到丰饶女士教会,那就证明她和女神有缘。”

    “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至少在这孩子康复离开教会之前,我会尽到自己的责任,保护她不受任何人伤害。”

    里昂和马奇特同时微微鞠躬道“那就麻烦你了,威尔森祭司。”

    威尔森慈爱的点了点头“这是我应该做的,愿丰饶女士赐予你们大自然的祝福。”

    此时正值下午时分,礼拜堂正厅后方的琉璃窗洒下缕缕阳光,经过七彩的琉璃变色,炫丽的光晕正好照射在一个双手在身侧张开、身穿长裙的女性雕塑上。

    雕塑的面容十分模糊,但这个出自名匠之手的雕像却很巧妙的将丰饶女士温柔而慈祥的气质表现了出来。

    目送威尔森祭司走出礼拜堂左侧的治疗室,马奇特拍了拍里昂的肩膀“我们走吧,丰饶女士是最知名的善神之一,至少在那孩子踏出教堂之前不会有任何危险。”

    “嗯。”

    里昂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在想……那群下三滥的佣兵到底是谁雇佣的?雇主的用意是什么?这孩子身上又藏着什么秘密。”

    马奇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抱歉,果然应该留一个活口审问吧?”

    里昂摇头失笑道“我不认为那群杂鱼会知道内幕,马奇特大叔,如果你是雇主,你会把委托的原委告诉一群明显不靠谱的三流佣兵吗?”

    “不会。”

    “所以咯。”

    里昂耸了耸肩,顺着丰饶女士教会前的道路大步向自家的武器店前进。

    “留不留活口审问根本无关紧要,我只是觉得这件事背后恐怕没那么单纯。”

    马奇特跟上里昂的步伐,有些担忧的扫视了一下镇内稀疏的人群和战战兢兢经营商铺的小商贩们。

    “也对,以眼下纳斯里镇周边的危险气氛,就算一点小事也很难不让人产生更多联想。”

    ……

    “老头!我回来啦!”

    当里昂大声呼喊着推开武器店前台的大门时,熟悉的打铁声从内间的锻造室中有节奏的传来,并没有因为里昂的归来有任何停顿。

    负责前台生意的是一名面容相对清秀的女性兽人……当然所谓的清秀是和里昂身后面目狰狞的马奇特相比。

    马奇特将矿石袋放到柜台前,脸上带着憨笑向柜台后的女兽人打招呼“娜玛,我们回来了。”

    女兽人点了点头,关心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里昂“平安回来就好,小里昂没受伤吧?”

    “我没事,虽然遇到了一些意外,但总算有惊无险。”

    没有理会兽人夫妇的互动,里昂提起桌上的矿石袋向锻造室走去。

    “娜玛大婶,让马奇特大叔告诉你详情吧,我先去找老头。”

    一推开锻造室的大门,高温的热浪立刻扑面而来。

    一个身高大概一米四左右的胡子精正站在铁毡前抡动锻造锤敲打着通红的铁胚,清脆而有节奏的“叮当”声回荡在这处近乎密闭的房间中。

    “老头,我把矿石带回来了。”

    裸露着深褐色皮肤的上半身、只穿着一件铁匠皮裙的矮人头也不抬,继续敲打着武器粗胚,只是简单的闷声回答了一句。

    “稍等,五分钟后换你。”

    “是是~你先忙吧,正好我先整理一下材料。”

    “嗯。”

    这个沉默寡言的矮人就是里昂的养父,从前身的记忆中可以得知,自从小里昂记事以来就是这个名为格鲁特的矮人负责照顾和养育他。

    以穿越者李昂的标准来看,作为一名父亲,格鲁特无疑是不合格的。

    他只满足了小里昂生活的物质需求,对他成长过程中提出的诸多疑问始终不做任何回答,敷衍了事。

    若非另一个话痨怪老头为小里昂了精神成长上的引导,里昂怀疑自己的前身很可能在童年时期就彻底自闭了。

    ……至于那个怪老头的引导是否符合世人的三观,这个问题就见仁见智了。

    矮人铁匠格鲁特的头发和胡须都是火红色,由于长期缺乏打理,他的头发乱得不成样子,用鸡窝来形容都是抬举他。

    相反,格鲁特拖到胸前的长长胡须却明显经过了精心护理。

    纠缠在一起的精美胡辫让里昂看得眼晕,他至今也弄不明白格鲁特那双粗壮的短手到底怎么编出这种复杂的辫子。

    由于胡子太过浓密,格鲁特的容貌反而被大把红毛遮住了大半,里昂甚至怀疑矮人们平常是通过胡子的样式来辨认个体……

    “呲!”

    当里昂胡思乱想的在锻造室内翻找着自己需要的材料时,从格鲁特那边传来了响亮的淬火声,这代表矮人的锻造已经接近尾声。

    “锻造台交给你了,有问题叫我。”

    格鲁特从山泉水的水桶中抽出半成品武器,抬眼看了看里昂,一屁股坐到工具台前,开始给手中尚未开锋的单手长剑安装刀格和刀柄。

    “哗啦!”

    里昂抱着一堆金属矿物来到了格鲁特让出的锻造台前,他首先将先前带回来的矿物袋里的橙黄色矿石倒入熔炉中。

    “那么……开始吧。”

    里昂一边用力鼓动风箱,一边在心里默默念道‘系统,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