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泰坦挽歌 > 第十章 学好数理化?文科生咋办
    还是那座废弃的风车塔楼,看不清相貌的黑影转头看向刚刚睁开双眼,一副咬牙切齿表情的安娜贝尔。

    “失败了?”

    “嗯……”

    安娜贝尔按捺下心中的怒火,闷声闷气的说道“运气不好,在教堂广场碰到特里那个死光头使用广域传教法术,被他照了个正着。”

    黑影摇了摇头“你不该去教堂广场,那里各大教会祭司汇集,就算没有特里,说不准其他人也会用某种方法识别出你的身份。”

    安娜贝尔对黑影的马后炮责难有些不悦,但对方的话确实有道理,她只能将抱怨吞回肚子里,将话题从自己的过失转移到其他方向。

    “对了。”

    安娜贝尔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原本我已经得到了光柱出现的源头,并且逃脱了炽阳教会的追捕,但……”

    黑影敏锐的注意到安娜贝尔的语气有些颤抖,似乎在为之前遭遇的事情感到惧怕。

    安娜贝尔作为吸血鬼伯爵,存世已经将近千年,拥有相当不俗的实力和心计,应对突发事件的经验也非常丰富。

    能让她露出这种态度的人……黑影心中暗暗了提高警惕,沉声问道“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安娜贝尔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我遇到了一个红胡子的矮人,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察觉到他的踪迹就被打晕了。”

    黑影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红胡子,矮人?”

    两人之间短时间内陷入了沉默,风车周围只能听到村内呼啸而来的阴风,拥有灵敏嗅觉的安娜贝尔还能闻到风中传来的腐烂尸臭。

    好一会儿黑影才用低沉而艰涩的语气问道“能确定是他吗?”

    “不能,我只是模模糊糊的瞄到了他一眼,连他的胡子样式都没能看清楚。”

    “我知道了,我会把这个不确定的消息传达给大人,如何应对将由他来定夺……希望,不会真的是那个失踪已久的麻烦人物。”

    ……

    喧闹的一夜随着炽阳教会得意的宣布成功驱逐邪恶而告终。

    当里昂回到家里时,时间已经是凌晨4点过。

    打开自家武器店的大门后,里昂凭借夜视能力首先看到了坐在柜台上的格鲁特。

    “……吓我一跳,干嘛不点蜡烛坐在这里?”

    格鲁特淡淡的抬眼看了看养子,摇了摇头向里昂反问道“解决了?”

    “勉强算是吧。”

    里昂伸直手臂舒展了一下身体,打了个哈欠回答道“特里祭司净化了入侵的黑暗生物,虽然他说那只是对方放出的使魔分身。”

    “嗯。”

    格鲁特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随后从柜台上跳下来往楼上走去。

    “睡吧,明天早上去一趟法师塔,兰玛瑞瑟有事找你。”

    “是是~”

    里昂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就算与生俱来的天赋让他能在黑夜中拥有更强的行动力,但毕竟白天在遗迹里忙了一天,身体和精神上的疲劳必须通过睡眠来消除。

    摇摇晃晃走进自家房门的里昂甚至没来得及收拾被他随手丢在房间角落的破损盔甲,倒上床很快就陷入了睡眠。

    格鲁特默默的看着里昂进入房间,均匀的呼吸声随即从屋内传出。

    走进自己装饰简陋的房间,格鲁特小心翼翼的打开衣柜,从暗格中取出一片手掌大小、非金非木的徽章。

    双眼有些放空的看着手中的小物件,格鲁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挣扎。

    良久,红胡子矮人长长的叹了口气。

    “终于……到时间了吗?”

    ……

    隔日一早,睡了不到4小时的里昂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嘴里叼着一片蓬松的发酵面包、睡眼惺忪的走出了武器店大门。

    说起发酵面包,这算是里昂穿越后第一次活用自己身为穿越者的知识改善生活。

    最初里昂穿越到迪尔博加德时,是由格鲁特负责两父子的一日三餐,主食嘛……通常是一种非加热状态下硬得能当武器砸人的长棍型黑面包。

    这种由粗磨黑麦粉为主要原料的面包拥有很高的营养价值,但吃惯了现代蓬松面点的里昂对这种又酸又咸的死硬黑面包十分嫌弃,就算经过加热,黑面包的口感依旧十分糟糕。

    虽然不是传说中来到异界能手搓核弹的理科生,但得益于小时候看的一部美食动画,里昂在冥思苦想下终于回忆起了最原始的面粉发酵法——老面。

    所谓老面,是指每次揉面时切下边角的小部分,将其放进无氧的密封容器中保存。

    由于发酵所需的乳酸菌能在无氧状态下自然繁殖,只需要封存一段时间再将老面取出并揉进新鲜的面团中,最原始的发酵面包就这样顺利诞生了。

    若非里昂和格鲁特都不打算经营面包店为生,光是凭借这手发酵技术,两父子就能保证自己在小镇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

    马奇特和娜玛这对夫妻就住在武器店隔壁,里昂出门时两人早已起床,娜玛大婶此时正和周围的街坊讨论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看到里昂晃晃悠悠的从家里走出,娜玛热情的向他挥手招呼道“小里昂,昨天你半夜才回家吧?这么早又要出门?”

    娜玛惊人的大嗓门让还处于起床低气压的里昂迅速清醒过来。

    张大嘴打了个哈欠,几口将嘴里的面包片啃掉,里昂口中含含糊糊的回答“老师找我有事,我要先去一趟法师塔,等会还要去丰饶女士教会看看昨天救回来的那个孩子。”

    兽人大妈脸上露出了肉眼可见的嫌弃表情“啧!那个怪老头吗,小里昂,你可千万别跟着他学坏了。”

    “额……”

    里昂回忆起自家老师平常的作风,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我尽量吧。”

    里昂的法术老师名叫兰玛瑞瑟,是一名自称木精灵的老年男性。

    听周围几代住在纳斯里镇的邻居所说,这个性格古怪的老头几乎和格鲁特同一时期到纳斯里小镇定居,前后相差时间不到半个月。

    与沉默寡言的格鲁特相似,这个老头的性格和爱好也与正常人截然不同,如果用里昂的话来形容……或许应该叫放飞自我。

    兰玛瑞瑟的五层法师塔修建于十几年前,由于怪老头给出重金作为酬劳,在热情高涨的建筑工人们努力下,法师塔只用了三个月就修建完成。

    多年过去,这座风格独特的法师塔已经成为了纳斯里镇的一大地标建筑,从老远的地方就能看到法师塔顶层悬挂出来的巨幅亚麻画布在风中飘扬。

    至于画布上所描绘的内容嘛,是一个趴在床上摆出魅惑姿势,身上下只穿着轻薄纱衣的美丽女精灵。

    据兰玛瑞瑟自己交代,这个不知名的女精灵是他早年逝去的伴侣,他想以这种方式让对方始终活在他的心里……虽然里昂一直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我才不信那个色老头会吊死在一棵树上,他想要的明明是一整片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