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 【V204】超级戏精
    又是女君府!

    他们与女君府上辈子有仇么,这辈子一次次地杠上,驸马一事尚未真相,他们便已先后与女君府的小郡主、蛊师结下了梁子,照如今看来,很快与女君本尊也要结上梁子……

    不对,是早已与她结了梁子。

    女君心心念念的小蛊蛊可是在她的手上。

    俞婉捂了捂心口。

    唔,不能还给她。

    说不上什么理由,就是不想还。

    几人下了山。

    刚走到半山腰时,董仙儿的一名侍女匆匆赶来了,在董仙儿耳畔低语了几句,董仙儿小嘴儿一撇,心不甘情不愿道“知道了,你去回话,就说我一个时辰后到。”

    “是。”侍女策马离去。

    俞婉无意偷听,奈何耳力太好,只得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董仙儿温柔地走过来,娇滴滴地拉了拉俞婉的袖子“人家要走了。”

    俞婉点头“慢走。”

    董仙儿扔了俞婉的袖子,跺脚道“榆木疙瘩!”

    俞婉我又干什么了我榆木疙瘩!!!

    董仙儿气呼呼地上了马车,人都进车厢了,又忽然跃下来,往俞婉怀里塞了一方香帕,在俞婉一脸懵圈的注视下,眉目传情地上车了。

    唉,女人,你的名字叫戏精。

    若没发生碧落山庄的事,俞婉大抵真要以为这个花魁对自己情窦初开了,她身上的秘密比他们只多不少,会轻易看上她这个假男人?

    “阿婉。”月钩忽然开口。

    月钩话少,大多数时候都极为沉默,俞婉问什么他答什么,俞婉若不说,他的嘴巴能闭得像蚌壳。

    所以他一吭声,俞婉立马引起了注意“怎么了?”

    “你看。”月钩摇手一指。

    俞婉顺势望去,就见对面的一座山峰下停着一辆大气奢华的马车,也是他二人眼力好才这般轻易地看到,换了旁人,才看不出那是谁家的马车。

    “咱们府的?”俞婉古怪地摸了摸下巴,“谁出来了?我大伯还是燕九朝?”

    月钩说道“西府的,我见过那个车夫。”

    俞婉挑了挑眉“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附近?难道是我们的行踪暴露了?走,去瞧瞧。”

    二人去了另一座山脚,车夫靠在车门上打盹,月钩掀开瞧了瞧,马车里空无一人。

    俞婉四下一看,冲月钩比了个手势,这座山峰的半山腰处竟然有一座庵堂,庵堂看上去破破烂烂,门口也冷冷清清,不像是有香客光顾的样子。

    莫非西府的人是去那里了?

    这很奇怪不是吗?

    放着香火鼎盛的蛊王庙不去,偏去一座几乎荒废的庵堂。

    西府又在耍什么幺蛾子?

    俞婉对月钩道“我去瞧瞧,你在这儿等我,顺便看着马车,别让人顺走了。”

    他们的马车停在蛊王庙的山脚,以月钩的眼力自然观测得到,而此处距离庵堂也不过数十步,若俞婉真遇上危险,月钩也赶得及去帮她。

    月钩点头应下了。

    俞婉去了庵堂。

    大门居然从里头锁上了。

    俞婉心中越发疑惑,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西府的人果真上了山,唯一的去处便是这座庵堂。

    神神秘秘的,一定没好事!

    俞婉借着一颗岑天大树爬上墙头,她双腿搭在树枝上,上半身趴在墙头,她看清了庵堂的院子,比她在莲花村的院子更简陋,除了一个水缸、一条晾衣绳便再无其它了。

    “人呢?”

    俞婉嘀咕。

    忽然,屋子里传来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我真是替你不值啊,你说说你当年若是没发错,何至于被逐出家门,在这种地方吃苦受罪?”

    是李氏!

    她在和谁说话?被逐出家门的人……庵堂……

    俞婉的神色一顿。

    莫非是给赫连北冥戴了绿帽的大夫人谭氏?

    “怎么不说话了?大嫂是嫌我碍眼,不高兴我来探望你么?”

    听李氏这声称呼,是谭氏没跑了。

    俞婉伸长脖子,想看看谭氏长什么样,可屋子太深了,她只能看见一道投射在地上的影子。

    那影子十分纤瘦,想来谭氏也形容消瘦。

    谭氏没接李氏的话。

    李氏渐渐地有些恼了,从一开始的各种我来探望你你却却我爱理不理,到后面成了你早已被逐出家门又算个什么东西竟敢不将我放在眼里。

    俞婉觉出味儿了,李氏这是心里窝了火,专程来找谭氏撒气的。

    这就过分了,且不说谭氏早不是赫连家的人了,便仍是又如何?她对不起的人是赫连北冥,不是西府与李氏,李氏分明是在家里受了气,拿丫鬟出气不解气,拿儿子撒气又不敢,这才找上了昔日压了她一头的大嫂。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怪道与赫连齐是夫妻了,这俩人压根儿是臭味相投嘛。

    可谭氏的隐忍超出俞婉的想象了,李氏骂了不少难听的话,谭氏一句回应都没有,不像是不敢回,倒像是不屑回。

    “……大嫂啊,我可真替你不值,想当初你也是大哥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来的,你在家里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你没功劳也有苦劳,老太太却二话不说把你们母子给赶了,这是不给你们活路啊,如今也不知打哪儿来了个乡下小子,自称是二弟的骨肉,我看压根儿是个骗子,老太太却把人宠到了心尖儿上,大少爷好歹也叫老太太祖母叫了那么多年,是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老太太怎么就这么狠心呢?我看她不止狠心,还糊涂,放着养大的孙子不疼,偏疼个外头来的骗子!”

    这个李氏,嘴巴太毒了,挑拨离间挑拨到谭氏这儿了。

    俞婉眸光一冷,李氏出来了,她出来得毫无预兆,俞婉猛地收回身子,却脚底一滑,整个人自墙头与树枝上跌了下来。

    眼看着要摔个屁股开花,却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托了一把,紧接着她身形一转,扑腾着,下意识地抱住了那只胳膊。

    俞婉稳住身形后,发觉对方是个戴斗笠的青衣和尚,她赶忙抽回手“多谢大师。”

    言罢,忽觉不对劲,抬眼朝对方看去。

    这不是在西城见过两次的和尚吗?客栈时住她隔壁,坐牢时与她一间牢房,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大……”

    俞婉正欲开口,青衣和尚单手行了一礼,告辞离开了。

    俞婉连他的模样都没看清,但那身打扮,那个斗笠,俞婉确定自己没认错。

    是没认出她吗?还是认出了也不想认识的?

    俞婉摇摇头,没去强求。

    俞婉没耽搁太久,赶忙去找李氏的晦气了。

    她赶在李氏前头来到马车旁,掏出u在车轮上动了手脚。

    下午,俞婉前脚走进老夫人的院子,后脚老夫人的心腹丫鬟便神色大惊地来报“哎呀,老夫人不好了,二夫人她的马车坏在半路,车轮子滚出去,整个车厢都翻了!”

    “那我二婶人怎么样了?”俞婉一脸关切地问。

    丫鬟道“二夫人的腿摔折了!她都这个岁数了还折腿,大夫说,没个月怕是别想下床了!”

    俞婉不动声色地喝了口茶,作妖啊,接着作啊。

    老夫人去探望李氏,老夫人知道李氏不待见自己的乖孙孙,便没带上他二人。

    俞婉趁机去了燕九朝房中,青岩与江海也在。

    几人什么也没问,一个李氏罢了,生死与他们何干?

    俞婉把半路遇上董仙儿,以及从她嘴里得知的雪蟾蜍与蛊老的消息与他们说了“……看来,女君府也打上雪蟾蜍的主意了,眼下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交出南诏圣物,让女君打消对雪蟾蜍的念头;另一个……就是圣物也不交,强行将雪蟾蜍抢到,你们觉得……”

    所有人异口同声“第二个!!!”

    俞婉“……”

    你们真的不是土匪么?

    ------题外话------

    二十七更

    投了月票的小伙伴,别忘了领月票红包哦~

    爱你们,么么哒~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