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话原生种 > 第九百八十八章星河之始
    异世界降临了,主神空间开始挑选轮回者了,灵气也复苏了。

    整个世界都在经受着一的考验。

    几乎每一次,都以为整个文明体系会崩溃,会撑不住。

    但是事实证明···每一次都撑住了。

    不仅撑住了,人们一面从过去的历史长河中,刨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武装自己,另一面快速的吸收和消化从外界汲取的养份,二者结合。

    原本落后的文明,就像是坐上了火箭,迅速的提升着整体的层次。

    从人类的社会里,不断有强者诞生。

    不断的打破着所谓‘定义’的上限。

    有很多人物,曾经惊艳了时光。

    但是,也同样是他们,倒在了时光的冷漠和整个时代的推动发展之下。

    就如同灵气大爆发初期,凭借觉醒异能而强大起来,成为文明带领者的几人,他们曾经是整个文明的擎天之柱。

    却因为修行潮流的到来,无法跟随时代的脚步进步,而最终被时代淘汰。

    有些泯然于众,有些选择了急流勇退,被记录在博物馆里,还有一些不甘被淘汰,堕落成了魔,昔日民族的英雄,却逐渐成为了民族的罪人。

    一步先步步先确实存在,但是有时候走的太快,走的太靠前,也容易回不了头。

    等到发现前面是死路的时候,转过身来,原本在背后追赶的那些家伙,早已经顺着另一条康庄大道急速奔跑,远远的超过了他们。

    这大概就是···一代版本一代神的现实写照吧!

    “进步的是整个时代,再优秀的人杰,最终也只是时代的助燃剂。那么···究竟是否存在,永恒的英雄,一直站在前沿的弄潮儿,贯穿所有的发展,一直优秀?”封林晩想到了这个问题。

    随后便不再疑惑。

    以他现在的境界,借助因果之基,能够从那无数庞杂而又纷乱的信息中,找到极为细纹的一丝‘不自然’。

    那是因为整个时代,或者说整个发展,缺失了某些东西,造成的不自然。

    “爆炎王王武、绯剑仙郭亮、灭烬剑尊俞承豪、十方圣龙修宇,他们可能是一条线,虽然在我眼里,他们是确确实实的四个完不同的人,属于不同时代,其中王武最弱,最高不过四级,最终泯然于众。龙修宇最强,成为了圣人,却死在了与异界十级的围攻之中。”

    “但是这一切,不过是表象而已,他们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真实’的影子。那个人···他一直存在,他既是爆炎王,也是绯剑仙,更是灭烬剑尊和十方圣,他应该也没有死,而是抛弃了自己的一切存在,化入了虚空之中,只以符号显露于世。”封林晩为什么可以这么确定?

    因为他正在以掌握的超十之力,一一感应。

    其中有一道符号,就对应这四个人,生出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影帝吴宇轩、毒修士张汉、天谕教主郭莆、大河王袁熙舟、至上和尚戒鲁、万界归流方平泰···这些也应该同样指向一个人,一个未知的超十强者。这些人就像是在组成一个序列,将属于一个人的荣耀、能力,以及‘社会角色’与必要时期的社会职能给分化了。从一个人,变成了许多人。”

    “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些人本来都是毫无关联的,甚至本就不属于同一个时期,前者与后者之间的时间距离,也有可能极大,但是在这神奇的宇宙里,又有什么是真的,且绝对不可能的呢?”

    封林晩收集着一个又一个,他觉得有可能是超十强者‘替身’的资料。

    随后将这些资料都补充入因果之基。

    再以因果之基庞大的运算能力,去将这些封林晩认为,是一条‘序列’上的存在,进行统一组合。

    想办法,将他们的事迹、信息,进行连贯起来。

    那些被断掉的时间,就可以以‘闭关修行’来续接。

    长达数千年来,封林晩一直就只是在做这么一件事。

    同时也试着将因果之基彻底的虚化,完的融入自己的灵台。

    用自己的大脑去完代替、吸收因果之基的运算。

    叮!

    识海内翻腾不休。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突破阻碍。

    一枚符号,在虚空中悄然的闪烁了一丝光辉。

    有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封林晩的意识中,却差点取代了封林晩的记忆,代替了他的存在,将他彻底的从时空中磨灭。

    他有着满头的银发,高挺的鼻梁,眼睛有点小,但是很有神,身材不算高,却也不算矮,一米七五左右。

    身穿着黑色的贴身半甲,背后还背着一把普普通通的铁剑。

    此时,一个名字,开始填满了封林晩的脑海。

    他无法说出这个名字,却被这个名字快要逼得发疯。

    他的喉咙里,埋藏着恐怖的秘密。

    但是这个秘密无法被吐露。

    难受···真的很难受。

    那人影食指与中指并拢,就像是刺了一剑。

    随后风波定,封林晩躁动的识海回归平静。

    一座剑峰突兀而起。

    而人影就站在剑峰之上,似乎等待着封林晩缓过神来。

    有过了片刻,封林晩的元神,似乎才真正承受住了那‘庞大’的讯息,然后站在了人影的对面。

    “十方剑圣柳仙胤!”封林晩叫出了人影的名字···在他自己的识海里。

    “原来,之前观察者的入侵,不仅仅是观察者的试探,也是超十的考核。我如果不能在观察者的压力下,把持自己的灵魂和意识,那么也就没有直接面对真实,见到他···或者说他们。”封林晩此时方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很多问题。

    “是我!”柳仙胤点头回答道,态度既不高傲,也称不上祥和。

    是一种平淡如水般的感觉,就像是两个陌生人,擦肩而过时,客气的招呼。

    “究竟什么是观察者,什么又是超十?”封林晩看着柳仙胤,终于问出了‘折磨’他多年的疑问。

    这个问题,封林晩在内心中,有过无数的答案,却又无数次被他自己推翻。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能想到一切。

    但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他什么都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