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汉龙骑 >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平定扬州(100)
    虽然要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但效果却发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刘澜最初很难适应,可他必须要适应现在的环境,而眼下桂阳军的情况虽然看起来和刘澜没什么相似,但却让管亥和许褚想到了这些。

    因为桂阳军的主将确实想不谨慎都不行,赢了那是他应该的,没有人会觉得几万人赢几千人的九江军有什么值得可以炫耀的,相反是输了那才会被唾沫淹死,问题是没人会去管你桂阳军到底有多么不堪一击,桂阳军的主将能怎么办,不谨慎还去冒险行吗?

    越是这个时候就必须越要小心,先要保证不败,保证桂阳的安全再去想如何去战胜九江军,而这只是文聘走出的第一步,立于不败之地,接下来才是想办法去战胜九江军,所以接下来这一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当然对于许褚和管亥二人,眼下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毕竟这样的战斗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让人不仅没有热血上涌的感觉,反而还有些索然无味,或许是他们经理的真正残酷的战斗太多了,又或者是他们早已经早已经麻木,莫说是此刻身为旁观着,就算是自己的部队在战场冲杀,他们也不会再有多少感情,因为这些伤亡最后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串伤亡数字。

    这样的情况太正常了,就好像刘澜曾经会因为几个人的伤亡而伤心,而现在不也只是一串战损和伤亡的数字?所以他现在看到这样的将领,不仅不会觉得他们矫情,反而还会主动去宽慰他们,因为他们现在还有这样的情感,而不像他们这样的老将们,早已经变成了‘机器人’。

    而许褚和管亥没多少兴趣的事情,士兵们却不一样,他们的兴致很高,真要说原因的话,也许就是因为他们现在是旁观者,因为他们再也不需要去与敌人拼命,而是可要耐着性子去看热闹,不管局势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都不会影响到他们。

    这样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自然就让他们非常的轻松,因为双方的胜负与死活跟他们没有一丝关系,所以谁及败谁都无所谓,他们不是低声调侃着双方,甚至有些人还在隔空指点着他们应该这样出刀。

    乐子是自己找的,毕竟眼下这可算不上什么苦中作乐,因为他们包括许褚和管亥都清楚一件事,他们在这虽然是在看热闹,可何尝不是在等他们双方分出一个胜负与成败出来,如果桂阳军败了,那他们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也就再合适不过了,相信到时候就算是桂阳太守也不敢有二话,还必须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

    可如果九江军败了,就要看他们能不能逃出去,如果逃出去,你他们就可以直接进行拦截,而他们没能逃出去,那可就有意思了,到时候就得亲自出马了,务必要出孙策甚至是打听出孙策的下落,当然一旦被拒绝,那就只能交给主公来处理了。

    所以就结果来说,他们更希望看到九江军取胜或者九江军逃出来,这样就能绕开桂阳郡,但就现在的局势来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九江军必败无疑,而这就使得整个江南的局势发生了巨变,主公一统扬州已成为定局。

    但是只要一天找不到孙策的下落,那就说不上真正的安全,比起什么山越以及吴会,孙家在江东的影响力乃至孙策的威胁才是最大的,他在台前,主公甚至是随便一员将领都会非常轻松的战胜他,可如果让他转到幕后,那孙策的威胁可就太大了,尤其是他想在江东搞点什么事情出来,更是轻而易举,追随他们的世家太多了,而主公要想扭转这样的局面,最少要在江东苦心经营十数载,要不然绝对不会有显著的效果。

    孙家在江东根深蒂固,丹阳之战如果不是有刘繇的定力支持,刘澜没有丝毫胜算,而这样残酷的事实显然是刘澜当时所无法得知的,而他接下来做错的一件事就是太急于取刘繇而代之了,而这更是彻底将丹阳世家推向了对面,虽然最后刘繇被接了回来,但大规模的世家与山越造反,已经说明了一切,丹阳的局势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也许他有足够强大的军事实力可以震慑他们,但每一次有战争丹阳都会有世家冒出来造反则毫无疑问分散了刘澜太多的精力。

    在到丹阳之际,因为对孙策的了解,他本来是想拉拢丹阳的世家,因为他只得历史上的孙权就一直被这些人以及山越拖着后腿,每一次与曹操作战,要么是实力不济,要么就是在取得大胜之后因为内部这样那样的原因又或者是山越造反而不得不退兵。

    而此时的刘澜已经大致能够体会到孙权的苦处了,所以他先是重要孙邵等在丹阳有着一定影响力的人为丹阳太守稳定人心,其次则是与步家联姻,希望收世家之心,但这些效果显然并不能尽人意,因为对这些世家来说,只要孙策一日不亡,他们的心就一日不死。

    这也就是为什么刘澜会如此在意孙策的死活,对他来说,活孙策远比死孙策更有用,就好像活着的陶谦二子远比死了的陶谦二子更有用,他们活着,徐州那些向着陶家的世家就不会有其他的心思。

    当然孙策可不是陶商可比拟的,所以这就更吸引刘澜想要收复他的心思,但刘澜也十分冷静,孙策能捉活的最好,死尸一具也成,但就是不能让他逃走,他要是隐藏了起来,那丹阳才真的要乱。

    管亥和许褚或许无法理解孙策的重要性,但是刘澜反复强调还是让二人不敢大意,所以他们必须盯着九江军的一举一动,这一仗对他二人来说,就是洒下网,等着鱼儿自己钻进渔网里。

    但是一切又因为桂阳军的出现发生了意外,所以他们能选择的只有按兵不动,不愿掺和进来只是为了确定孙策的下落,毕竟在主公那边无法确定了孙策的下落前,任何盲目的举动都有可能惊动他,为了彻底解决后患,他们只能耐心。

    虽然要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但效果却发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刘澜最初很难适应,可他必须要适应现在的环境,而眼下桂阳军的情况虽然看起来和刘澜没什么相似,但却让管亥和许褚想到了这些。

    因为桂阳军的主将确实想不谨慎都不行,赢了那是他应该的,没有人会觉得几万人赢几千人的九江军有什么值得可以炫耀的,相反是输了那才会被唾沫淹死,问题是没人会去管你桂阳军到底有多么不堪一击,桂阳军的主将能怎么办,不谨慎还去冒险行吗?

    越是这个时候就必须越要小心,先要保证不败,保证桂阳的安全再去想如何去战胜九江军,而这只是文聘走出的第一步,立于不败之地,接下来才是想办法去战胜九江军,所以接下来这一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当然对于许褚和管亥二人,眼下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毕竟这样的战斗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让人不仅没有热血上涌的感觉,反而还有些索然无味,或许是他们经理的真正残酷的战斗太多了,又或者是他们早已经早已经麻木,莫说是此刻身为旁观着,就算是自己的部队在战场冲杀,他们也不会再有多少感情,因为这些伤亡最后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串伤亡数字。

    这样的情况太正常了,就好像刘澜曾经会因为几个人的伤亡而伤心,而现在不也只是一串战损和伤亡的数字?所以他现在看到这样的将领,不仅不会觉得他们矫情,反而还会主动去宽慰他们,因为他们现在还有这样的情感,而不像他们这样的老将们,早已经变成了‘机器人’。

    而许褚和管亥没多少兴趣的事情,士兵们却不一样,他们的兴致很高,真要说原因的话,也许就是因为他们现在是旁观者,因为他们再也不需要去与敌人拼命,而是可要耐着性子去看热闹,不管局势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都不会影响到他们。

    这样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自然就让他们非常的轻松,因为双方的胜负与死活跟他们没有一丝关系,所以谁及败谁都无所谓,他们不是低声调侃着双方,甚至有些人还在隔空指点着他们应该这样出刀。

    乐子是自己找的,毕竟眼下这可算不上什么苦中作乐,因为他们包括许褚和管亥都清楚一件事,他们在这虽然是在看热闹,可何尝不是在等他们双方分出一个胜负与成败出来,如果桂阳军败了,那他们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也就再合适不过了,相信到时候就算是桂阳太守也不敢有二话,还必须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

    可如果九江军败了,就要看他们能不能逃出去,如果逃出去,你他们就可以直接进行拦截,而他们没能逃出去,那可就有意思了,到时候就得亲自出马了,务必要出孙策甚至是打听出孙策的下落,当然一旦被拒绝,那就只能交给主公来处理了。

    所以就结果来说,他们更希望看到九江军取胜或者九江军逃出来,这样就能绕开桂阳郡,但就现在的局势来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九江军必败无疑,而这就使得整个江南的局势发生了巨变,主公一统扬州已成为定局。

    但是只要一天找不到孙策的下落,那就说不上真正的安全,比起什么山越以及吴会,孙家在江东的影响力乃至孙策的威胁才是最大的,他在台前,主公甚至是随便一员将领都会非常轻松的战胜他,可如果让他转到幕后,那孙策的威胁可就太大了,尤其是他想在江东搞点什么事情出来,更是轻而易举,追随他们的世家太多了,而主公要想扭转这样的局面,最少要在江东苦心经营十数载,要不然绝对不会有显著的效果。

    孙家在江东根深蒂固,丹阳之战如果不是有刘繇的定力支持,刘澜没有丝毫胜算,而这样残酷的事实显然是刘澜当时所无法得知的,而他接下来做错的一件事就是太急于取刘繇而代之了,而这更是彻底将丹阳世家推向了对面,虽然最后刘繇被接了回来,但大规模的世家与山越造反,已经说明了一切,丹阳的局势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也许他有足够强大的军事实力可以震慑他们,但每一次有战争丹阳都会有世家冒出来造反则毫无疑问分散了刘澜太多的精力。

    在到丹阳之际,因为对孙策的了解,他本来是想拉拢丹阳的世家,因为他只得历史上的孙权就一直被这些人以及山越拖着后腿,每一次与曹操作战,要么是实力不济,要么就是在取得大胜之后因为内部这样那样的原因又或者是山越造反而不得不退兵。

    而此时的刘澜已经大致能够体会到孙权的苦处了,所以他先是重要孙邵等在丹阳有着一定影响力的人为丹阳太守稳定人心,其次则是与步家联姻,希望收世家之心,但这些效果显然并不能尽人意,因为对这些世家来说,只要孙策一日不亡,他们的心就一日不死。

    这也就是为什么刘澜会如此在意孙策的死活,对他来说,活孙策远比死孙策更有用,就好像活着的陶谦二子远比死了的陶谦二子更有用,他们活着,徐州那些向着陶家的世家就不会有其他的心思。

    当然孙策可不是陶商可比拟的,所以这就更吸引刘澜想要收复他的心思,但刘澜也十分冷静,孙策能捉活的最好,死尸一具也成,但就是不能让他逃走,他要是隐藏了起来,那丹阳才真的要乱。

    管亥和许褚或许无法理解孙策的重要性,但是刘澜反复强调还是让二人不敢大意,所以他们必须盯着九江军的一举一动,这一仗对他二人来说,就是洒下网,等着鱼儿自己钻进渔网里。

    但是一切又因为桂阳军的出现发生了意外,所以他们能选择的只有按兵不动,不愿掺和进来只是为了确定孙策的下落,毕竟在主公那边无法确定了孙策的下落前,任何盲目的举动都有可能惊动他,为了彻底解决后患,他们只能耐心。

    1212775456394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