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快穿:背靠吃货好乘凉 > 第208章 ‘被’成为女主机缘的炮灰(18)
    曾行修把莯妍小心地放到床上,盖好了被,被鹅黄色的被子衬得更为惨白的小脸,刺的他不敢再看,直接脚步慌乱地离开了房间。

    随着极轻的关门声,莯妍的耳朵动了动,睁开了眼,然后嘴角轻勾,侧过了身子,懒洋洋地蹭了蹭身下柔软的枕头,进入了梦乡。

    书房里

    烟雾缭绕。

    曾行修把手里的烟头摁灭在慢满的都快冒出来的烟灰缸里,又重新点燃了一支。

    当当当

    “进来。”

    “大帅。”申副官换上了一身干净笔挺的军装,刚一进屋,就闻着里面呛人的烟味儿、看着眼前弥漫的烟雾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立正敬礼道“老赵说,那两位专家手术的非常成功。”

    “我知道。”曾行修又摁灭了一只。

    “老赵还说···这两位和给豹子做手术的,是同一位。”

    “···报告。”曾行修刚要应下的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突然间就说不出口了,只好边硬生生地转移话题,边暗暗自我唾弃‘你现在这是做什么!好像你这会儿不应下来,那帮子家伙就不知道莯妍的本事了一样!’

    “大帅。”申副官把手中的档案袋双手递了过去,说道“猴子负责三人,任青,刘泽楷,秦风,据猴子观察,任青为人踏实,脾气好,动手能力强,服从指挥,至于脑袋里有没有东西,猴子说,他实在是看不懂任青写写画画的那些个东西。

    刘泽楷油嘴滑舌,擅长捋须拍马,一天大半的时间都在跟猴子他们几个称兄道弟拉关系,一点写写画画的意思都没有。

    秦风,富家公子,吃的用的都极其讲究,稍有不对就掉脸色,没眼力,这半个月从未翻过书,动过笔。

    蜂子负责三个,沈燕,农村出身却是个大小姐脾气,说话谎话连篇,蜂子却发现沈燕是故意在作,尤其是沈燕平日里虽然把装书本的藤箱非常随意的放在一边,但却从未让藤箱离过她的眼睛,藤箱里的东西蜂子都照下来了,洗出来的照片都在这个纸袋里···”

    “还有什么事儿?”曾行修翻着纸袋里的照片,沉声问道。

    “快手张那边的消息,说海城来了个女神医,”申副官被那双冷眸一扫,立马飞速补了一句“不是说夏小姐。”

    “哦?”曾行修双手环胸,往身后一靠,挑了挑眉,示意申副官继续往下说。

    “快手张说,来的是一对夫妻,十天前从盐城途径桦城到的海城,如今就住在洋人街四十八号那栋小洋楼里,夫妻俩租下了整三层。

    那个男叫刘晗,二十八九最多三十出头,身高一米八十,身材壮硕,瞧起来身手不错,而且有几分部队作风,这也是这对夫妻一进海城就被他关注了的主要原因。

    那个女叫刘涟溪,瞧着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白净秀美,身段娉婷,端的是一副大家做派,而且四天前治好了石老爷子的中风,因而一举成名,前两天求医的车天天从小洋楼门口排到道口,弄得卖吃食的小贩全聚到了洋人街,一天天的闹得不行,那边的住户都投诉了,昨儿一大早,刘涟溪立了个规矩,一天就医三人,这才消停了下去。”

    “治好了中风?”

    “是的,石老爷子中风时,石家的礼是我去送的,我也见到了石老爷子,半边身子都瘫了,今早猴子进城接那两位的家属时,遇见了石老爷子,据猴子所说,石老爷子连拐都没用,半点都看不出来中风过。

    我来之前问过老赵,老赵说,凭他的本事没办法完全治好中风,只能慢慢调养,养的好了,重新站起来倒是不难,可是还是得用拐杖,不可能恢复的半点看不出。”说着,申副官悄悄地看了曾行修一眼,又说道“老赵还说,若是之前给豹子治伤的那位出手,说不定,可以做到。”

    “我知道了。”

    “快手张还说,刘涟溪那儿卖一种金疮药,涂上立马血就止住了,好用的不得了,就是价格上太贵,一条小黄鱼一瓶。”

    “你去买一份叫老赵研究研究。”曾行修说完,看着申副官欲言又止的模样,叹了口气“算了,买两份,一份给老赵送去,一份,送我这儿。”

    “是!”

    看着眼睛亮到不行的申副官,曾行修没好气地笑骂了他一声,然后把他给撵了出去。

    ······

    “早。”

    莯妍一下楼,就看到板板正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曾行修。

    “早,大帅今天不忙么?”

    曾行修看着莯妍依旧苍白的脸色,蹙紧了眉头“忙了这么久,给自己放个假。”

    ‘这个不省心居然还知道放假,也是难得。’莯妍心里撇嘴吐槽,面上却依旧一副‘虚弱无力’的架势,看得曾行修担心地直接站起身迎了过来,大手稳稳地扶住莯妍的小臂。

    “早上做了鸭汤面、鸭汤小混沌,还拌了麻辣鸭丝,你试试看。”

    “我没事儿的,养养就好,大帅不用担心。”莯妍嘴上说着没事儿,却依旧摆出一副虚弱的架势,其中真实情况只占五成,剩下的五成,是她装的。

    “大帅有什么事儿不妨直说。”莯妍心满意足地被曾行修‘伺候’着吃了饭,刚放下筷子就瞧着那个不省心的玩意又是一脸的欲言又止,瞬间好心情就一落再落,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现在的醋意怎么这么重?跟人吃味儿也就罢了,如今这是连事业的醋都开始吃了?

    曾行修尴尬地笑了笑,他本来没有打算这一早就问的,如今这样,好像是他今天留在大帅府就是为了跟她打听这服药似的,但是,话都说到这儿了,曾行修还是把兜里的药拿了出来。

    莯妍接了过来,十三厘米长五厘米宽的小圆肚瓷瓶,瓶口用红色的塞子塞得紧紧的,白色的瓶底刻着简单几笔莲花纹样‘女主可算是出现了。’

    “你见过?”

    “恩。”莯妍知道这个不省心的某些时候眼力过人,也不隐瞒,笑着说“我这次来海城就是为了这位刘涟溪。”

    “你们认识?”

    1616553456392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