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汉子他又野又凶 > 第99章 你别被他骗了
    二楼楼梯口,陆忠诚瞪着陆慎北。

    很快他走下来了,“陆慎北,我以为你长进了,没想到一休假在家就特么给老子乱搞!咱们陆家的脸都要给你丢干净了!”

    陆忠诚到底是当首长的,平时热爱锻炼身体,即便如今已经七十好几的年纪了,说话声音中气十足,振聋发聩。

    陆慎北皱了皱眉头,“爸,什么乱搞?我是正正经经处对象。”

    “正正经经,几天几夜不回来这叫正经?”

    陆家向来家风严格,夜不归宿就是不行。

    陆慎北的大哥、二哥、还有个姐姐,都是被陆忠诚管过来的,现在他们成家后都自由了。

    唯独陆慎北,还要被陆忠诚管。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慎北好不容易回来,一家人难得团聚。”

    父子俩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纪宝兰在两人中间当和事老。

    陆慎北也不想跟他父亲吵,转身便要上楼。

    陆忠诚喊住他,“你那个对象不行,赶紧分手了,明儿个去跟苏家的姑娘见面。”

    “不要。”陆慎北牵了牵嘴角,有些讥诮,“爸你这样不行,人都没见着,怎么就觉得她不行了?”

    “跟你厮混几天几夜,这种女人,你觉得可靠?”

    “她生病住院了,我陪着她。”

    当初他打电话来只说要陪他女友几天,没想到,他没解释清楚,江暮晓在他们心中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竟然是这样,陆忠诚跟纪宝兰都愣了下。

    “什么病这么严重,让你要陪她这么久?”陆忠诚又问。

    他拉不下脸来,即便是生病,也不能让自己男友陪这么久,他们才交往多久啊。

    陆慎北刚从部队回来没多久,他们认识估计也就这几天,感情进展这么快,让他有点担心。

    “等以后她身体好了,我会带她到家里来的,但是我不希望你们没见过她就觉得她不是个好女人。”

    “好好好。”不等陆忠诚说话,纪宝兰就应下来了,笑眯眯的看着陆慎北,“慎北你吃饭了吗?没吃妈给你下碗面。”

    她知道不能再让陆忠诚跟陆慎北纠结这个问题下去了,不然没玩没了。

    “吃过了,我去睡觉了。”陆慎北说完就上楼了。

    陆忠诚看着陆慎北的背影,气得胸口上下起伏。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从小到大,只要他不想的事情,没有人能强迫他。

    纪宝兰安抚着陆忠诚,“慎北就是这样的性格的,他要是真喜欢那姑娘呢,咱们先看看把关把关,或许真的很不错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喜欢的姑娘,那估计也是跟他一样了!”

    “那也好啊,就像慎北说的,他也是个大人了,咱们做父母的,也别像小时候一样当他是个孩子一般管教。”

    “你以为我想吗?还不是几年不见……”陆忠诚说着叹了口气。

    纪宝兰想到这个也十分感慨,“是啊,几年不见,他能平安回来就行了,还要求这么高做什么。”

    ……

    江暮晓在医院里待了两天,陆慎北才允许她出院。

    此时她的伤口已经在愈合了,虽然看着还有点狰狞,但不需要包扎了,露出来保持伤口通风,更容易愈合。

    除了暂时不能碰水,不能提重物,其他都能做了。

    出院那天,因为她得去见沈文倩,霍均臣来接她。

    几天没见,霍均臣见到江暮晓简直要哭出来了。

    “晓晓啊,你的伤怎样了?让哥哥看看。”

    见到江暮晓手掌心那狰狞的伤疤纵横整张手掌,霍均臣又是一阵心痛,“晓晓你放心,哥有钱帮你找最好的医生,保证一点伤疤都看不见。”

    江暮晓看着自己的手心,其实在手掌心平时也是看不见的。

    她唯一庆幸的是没有伤到筋脉,不然,她这双手废了估计以后走设计师的路线够呛。

    霍均臣一直在她耳边喋喋不休,从她的伤又到控诉陆慎北。

    前几次他想要劝说江暮晓时,陆慎北都在旁边虎视眈眈,现在他终于不在了。

    霍均臣也能够畅所欲言了。

    “晓晓,你年纪小,没有见过多少男人,但是哥可是认识各种各样的人,那个野男人一看就跟你不合适,他很可能是冲着咱们的钱来的,你别被他骗了。”

    他经验老道,哪里有刚见面没多久就对女人这般献殷勤的,还陪同住院,太假了,非奸即盗!

    江暮晓似笑非笑的看着霍均臣,低声询问,“野男人?”

    “额……你男朋友叫什么来着?”

    “他叫陆慎北,你不准叫他野男人,太没礼貌了。”

    霍均臣人是好的,但是说话口无遮拦这点实在是欠揍。

    霍均臣很怕江暮晓生气,连忙说,“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喊他的,对不起。”

    现在他对江暮晓是十分愧疚,自然百依百顺,如果当时他能看好江暮晓,或许她的手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道完歉之后,霍均臣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忍不住瞪大眼看着江暮晓。

    江暮晓这话什么意思,让他不要喊陆慎北野男人,就是她心里面还记挂着那个陆慎北?

    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

    霍均臣觉得心好痛,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江暮晓好不容易从一个火坑里面出来,又要跳进另外一个火坑里面去么?

    可是,他了解江暮晓,一旦是江暮晓决定的事情,他是没法改变的。

    江暮晓跟着霍均臣回到了霍家,沈文倩知道江暮晓回来了,早早就准备了一桌子菜来吃。

    她十分喜欢做菜,早几年跟着霍正发打江山的时候没什么闲工夫做家务事,这两年她闲下来后,才渐渐开始往自己的兴趣爱好靠拢。

    以她的话来说,去外面吃饭还不如自己家里做的干净,口味也能完完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暮晓,你去哪里玩了呢?看来你这几天过的不错啊,脸都长肉了。”沈文倩上前仔细打量江暮晓。

    “干妈。”江暮晓笑眯眯的说。

    看向霍嘉欣也喊了声姐姐。

    虽然她不想让沈文倩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但受伤涂了药,药味浓郁,怎么能不被人闻出来呢?

    果然,沈文倩瞬间皱皱眉头,“你生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