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无罪的凶手 > 第七十四章 哪的钥匙
    曹警官一听程慧慧出事了,三两步凑到电话旁,示意小刘开手机外放。

    “警官,我家着火了,现在一片狼藉,我今天真的去不了,哎……床都烧毁了,今天看来的打地铺了,呜呜呜……”

    程慧慧越说越委屈,干脆哭上了。

    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阵啜泣声,曹警官他们面面相觑,尴尬的有点不知说什么安慰她了。

    要说男人最怕女人哭,这话一点不假。他挠了挠头,硬着头皮想说几句,没想到徐冉抢先开口替他解了围

    “我说,慧慧,我是徐冉姐,你也别太难过了,家具坏了可以再买,人没事比什么都强”

    徐冉的话起了作用,电话那一端渐渐止住了哭声。

    曹警官等程慧慧情绪稍稍平复了些,说到“程慧慧,你在家等着,我们这就过去。”

    小刘准备收线时,曹警官又不放心冲电话喊了句“把门锁好,注意安全!听到没,程慧慧!”

    “哦,知,知道了……”直到听了程慧慧亲口回复,曹警官才略微放下心来。

    小刘把手机收好,跟着曹队直奔程慧慧家。

    ……

    阿翔家里。

    他卧室的双人床上躺着名一男子,男子慵懒的伸出手,冲着阿翔晃了晃手臂,开口说“我可不是送外卖,以后送外卖的事情别叫我去。”

    还有谁会这么说话,阿翔无奈的看着床上的男子“阿信,说正经的。”

    “那么,你找到了吗?”

    “也不算,只找到了这个”

    阿翔说着拿出来一个带着塑料牌的钥匙。

    随手扔给阿信,阿信眼看着钥匙丢过来,没接。钥匙就掉落在了阿信身边的床上。

    “你想什么呢?”阿翔眼神在阿信脸上略过。

    “我……”一说这,阿信瞬间有点激动“还我想什么,我不是没带手套吗?”

    阿翔看着阿信,吃吃的笑了。这小子啊,拿他怎么办好啊!

    “那你还来我家,那你还往我家床上躺,你看你……”

    阿翔不说话了,他发现阿信点上根烟,烟灰还没等弹落,就随着窗口透进的风,四散乱飞。

    盯着散落在床边,床头桌,地上的烟灰,阿翔有点心情低落。

    他本来想说阿信又把烟灰弄得那都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你说这是不是什么会所的钥匙?”

    “你是说郑军把资料,藏在某个会所的会员储物柜里了?”

    阿信点了烟之后,侧过身子在床边吞吐着,听了阿翔的话,一拍大腿。

    “对,有道理,郑军肯定入了很多高级会所的会员。”

    随着阿信拍大腿的动作,更多的烟灰抖落在地上了。

    阿翔看到后,略略皱了皱眉头。

    阿信没关注阿翔的表情,他继续说到“据说,高级会所,都是漂亮的美女招待,按摩师,服务员。那个*都的~人间,女工作人员的工服基本都是透的,里面不准穿……”

    “你没完了啊……”阿翔一脸厌恶的看着他。

    阿信这段时间就对阿翔有意见,从遇到那个林玲,阿翔变了个人似的。

    跟他讲话总是不耐烦,动不动就打断他,聊聊就聊不下去,搞得不欢而散。

    “阿翔,今天你必须跟我聊聊”阿信把烟头往垃圾桶里一丢。

    坐起身子,倚靠在床边,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阿翔说到。

    “我这不是跟你聊呢啊。回来之后我找了一趟肥宅。”阿翔说到。

    “你为什么总找那个叫肥宅的人?你怎么不来找我?”阿信不满的瞟了他一眼。

    “上次留他那儿一个手机,让他帮我看看能不能查到点线索。”阿翔幽幽的说。

    “你还送他东西,你怎么不送我?我送我个手……”手机的机还没说出口,就被阿翔打断了。

    “你抬杠是不是,你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怎么跟女人似的婆婆妈妈。”阿翔没好气的说。

    “咱们是哥们,你看你现在还把我当哥们吗?你心里只有林玲,她皱一下眉头,让你上刀山下火海你都愿意,我跑过来关心你,你可好,你就知道赶我走!”阿信越说声音越大,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阿信,我没功夫跟你说没用的,肥宅给了我一串数字。你帮我想想,这代表什么?”阿翔说着递给阿信一个纸条。

    阿信开始不接,阿翔坚持递给他,他才不情愿的拿着那张纸条。

    看着纸条上一行数字116  118  18  39  82  05  。

    “会不会是i地址,网址之类的?说不定是会所的网络地址。”阿信说完拿起手机在浏览器输入后试了试。

    nut”阿信对着搜索结果,摇了摇头。

    “那电话号码呢,你试过了吗?”阿信沉思片刻问到。

    “位数不对啊,我试着拆成固话,手机号,都不对,t不到他的点,不了解郑军,猜不透他些组数字的含义。”

    “字母序列表呢?能不能拼成一句话,一个单词?”阿信又冒出一个点子。

    “试了,太多种组合了,没拼出什么单词来。

    “新华字典,最新版,看看能不能画出几个汉字来。”阿信拍拍脑袋,又冒出一个脑洞。

    “这个真没试,你试试看。”阿翔眼睛一亮,从书柜上找到新华字典递给阿信。

    阿信一边翻查,嘴上也不闲着,“阿翔,你为什么就觉得这个钥匙对?那个小萌妹,家里肯定很多看着像某个线索的东西啊,你为什么偏偏拿这个?”

    “阿信,我不知道这个钥匙特别,当我参不透某个东西的指征时,我最常做的就是跨过它。

    就好比撬开防盗门难度太大,那就拆了它。目的是进屋又不是撬门。

    “什么意思?”阿信听的云里雾里,这不解释还好,怎么越解释越听不明白了!

    “锁定了郑军市的藏身地点。我本来只是摸过去看看。结果我在程慧慧卧室床头发现了一摞书,最上面是一本日记。”阿翔说完,笑着看向阿信。

    ”……”阿信无语了,“说的高深莫测的,你就是狗屎运呗,人家萌妹纸要是没这习惯,我看你怎么办!”

    “也就是说,萌妹纸家着火是因为她有写日记的习惯!”

    “神逻辑,你和肥宅有的拼……”

    ntchatererrorscrit